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故乡的星空

举杯邀月临河畔,把盏话情问星空!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山城之子,从没有离开山的怀抱。我向往惊涛拍岸的大海,追求广阔无垠的草原,羡慕繁华似锦的大都市。但这都不能掩盖我对大山的感情,这里有苍翠的群峰,有拥抱山城的太子河,有山间欢快跳跃的叮咚泉水,还有我深爱的“故乡的星空”,从此我也隐“故乡的星空”中闪耀!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2017-04-10 21:32:29|  分类: 心灵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盖州烟囱山初春记行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是磨砺也是自新,是考验也是纠结,是屈从身体的震颤还是立意灵魂的升迁。或许在真正的选择面前,人人都会犹疑盘桓……

——题记

 

很久没有出行了,身上颇有那种长锈的感觉。看了盖州烟囱山的路线,内心便痒了;可根据介绍,好像我家那位走不了,也不会同意我的出行。万幸,她要去沈阳办事,我便成了出笼的鸟儿,终于可以飞出来得瑟一回了。

 

〖一〗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我按要求赶到了集结地。老朋友还真多。最先碰到了水哥,我们差不多一年多没见了,彼此寒暄了几句,互道别情。接着飞FW、团长、青云石等朋友陆续相见,彼此打着招呼。时间并没有拉远我们彼此之间距离,上一次相聚如昨日般清晰。

都是老户外,时间观念很强,我们没什么耽搁,大巴车很快启动。

这次和我同座的正林同我差不多,也是那种一坐车就晕得不行不行的类型。看着同车的绿色视野等人在车上叽叽呱呱的“侃”,内心既羡慕又无奈。还好,我和正林都没有出现在严重的晕车症状。

我虽然没晕,可在药物的作用下,显得很蔫,只能时不时的跟车上的朋友们溜溜缝儿,完全参与不到他们的那种兴奋与自在。更多的情况下,我还是无聊的注视着车窗外那初春的荒野。〖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此时的绿意还不那么显露,到处都是那种枯黄的主色调。远处山峦的积雪已经不见了,虽然山上土石的色彩清晰可辨,但明显感觉林木不再是冬季的那种冷硬与脆弱,似乎从里到外的渗透出一种柔和与坚韧的力量。近处高速路两旁,草儿春的信号要明显多了,风儿的锐啸再也无法撼动弱草的根基,似乎有一只温暖的巨手给那种薄弱以无穷的力量,所以,那是一种来自内在的勃发。

我们这次出行的烟囱山位于营口盖州市城东南六公里的徐屯镇韩家沟村东山,是一个全新的线路。做为管理的飞WF、团长和乾隆等人也只在上周的探路中走过,这次全队的出行完全落在了这三个人肩上,因而对路线精确把握并没有那么大。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盖州我去过两次,一次是几年前的“赤步连穿”,还有一次是游赤山。只是这两次出行都是途经盖州,又都是在晕车的混沌中度过,对线路全无清晰概念,也就不知路况,反正看哪儿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是无法确认。司机也不认识路,完全凭借飞WF用手机下载的百度地图为依据。虽然小有波折,可还算顺利。

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抵达目的地。远处那座不高的小山就是我们今天要征服的烟囱山。山虽不高,可看山势,险峻陡峭,估计会很有难度。

烟囱山又名烟筒山、灶突山、皂突山、灶洞峪山,娘娘庙山,灶突峰、灶王峪山等。位于盖州城区东南十公里处,北依大清河,西南临庄(河)盖(州)公路。其历史悠久,文化厚重,汉唐就广有其名。辽金元明时期,是辽东地区著名的道教名山。夏秋两季,这里绿草如茵,林木茂密,是最佳的游览之所。可在如今的初春之际却少有新绿,满眼所见的都是嶙峋巨石。〖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烟囱山主峰海拔高度二百五十米,占地面积二十里,山质为全石山,众山环绕,一峰兀立。自北面远眺主峰,形似烟囱。主峰半山有古城遗址,为唐朝贞观年所建。

下车后,我们全队略做准备,便沿路而行。不久,进入到山路。烟囱山山基为土质,沿山坡遍植果树。可惜现在并非秋收时节,否则便可见红果缀绿荫的美丽景色。

我们沿山坡上行,海拔超过五十米时,山质忽变,转为灰褐色石质。虽然全山不时可见土质覆盖和植被丛生,然而却无法遮掩石山本质。

我们沿山势而望,山峦起伏,烟筒山主峰依稀可见,相隔也仅三五座山峰而已。可见,这次出行的强度是很小的,有大把的时间供我们这些来访者肆意挥霍。这无疑给喜欢照相的朋友一个任意发挥的空间,那些挂着“长枪大炮”的人也因此忙得不亦乐乎,处处响起请求拍摄的声音。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烟囱山到处是嶙峋怪石,也给了朋友们最好的拍摄映衬。这些怪石千姿百态,雄伟壮观。有的形似悬崖峭壁,突兀耸立;有的形似动物,或双龟相戏或金蝉欲跃;有的形似菇草,依峰而立。朋友们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可拍摄的机会,多有胆大者,攀爬极高处,呼朋唤伴帮助拍摄。而胆怯者也多就近寻求帮助,或踩踏借力或推扶而上。总之,每一个人都因拍摄而感觉不虚此行。

各山峰四周也多为陡直高崖,惊险刺激。大多数朋友都会小心靠近边沿,寻求最佳的拍摄视角。在一些朋友身上,明显感觉胆怯犹疑,有趴伏的,也有双腿颤栗又勉力维持的。其实在一些旁观者看来,也同样不好受,多是心惊胆战,担心朋友失足。

我见不是路,便轻声劝解和告诫,大家需要量力而为,断不可为了拍摄而置身于危险之中。其实这时内心最担忧的,可能是那些管理了,这是需要承担巨大责任的。

在嬉闹与拍摄中,时间流逝,不知不觉的已近正午。可大家均无所觉,一味的疯闹与嬉戏。〖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时间流逝虽速,我们走的路并不多,始终在几个小山峰左近盘桓。到正午,我们才接近烟囱山的主峰。在主峰与相临山峰间,地势更陡,基本上是直立悬崖峭壁,仅有一条需要用手攀爬才可通过的小路相连。而在主峰的峭壁上,赫然刻有“仙(音fán)分界”的字样。

说起烟囱山摩崖石刻,被誉为营口地区最为了不起的考古发现之一。这个竖书“仙分界”高二点五米,宽零点八米,为阴刻(石面内凹的笔划为阴刻,石面上外凸笔划为阳刻),字迹如行云流水、潇洒不羁,上面还有“明万历三十年二月农肃师心书”十三字的阴刻落款,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除了这一处之外,整个烟囱山还有七处摩崖石刻。分别为: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在山门外刻于岩石上的“竈洞峪山城”五字阴刻,凝重冷峻、风骨铮铮;在山城内中心城墙北端悬崖处的竖书“天仙居”为阴刻崖文,气势磅礴、纵逸遒劲;在山城内北端西侧石崖上的竖书“天之始清湛而去云霞之灿烂气氛氲其色维何非赤非白四顾苍苍瑶空一碧天地之子是元君照临下土主宰人群齐明盛服伟诚荐芬博心一志伯礼殷勤有祈必应释及无垠百千万亿照灵□□”。款题“弟子张明孺齐沐谨书”共八十九字阴刻;上方石壁上的“碧霞”二字,款为“黑继光书”四字,均为竖书阴刻;山城内城中东石壁上的“竈突青峰”,竖书阴刻,因浅陋,现剥蚀难辨;另外两处,刻于山城内城东南隅东石壁上,竖书阴刻,字迹浅劣,剥蚀不清。

追溯烟囱山石刻文化起源,“妙心驻苍崖,题咏留人间”就是历史最好的见证。

 

〖二〗

 

我们全队在这处摩崖石刻处盘桓半小时之久,而前面的队友已经登山上主峰半山上的古城遗址,向我们这里欢呼。〖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我没有盘桓更久,开始进入古城遗址,并做好攀爬烟囱山主峰的准备,因为这是我们这次出队的主要目标。

烟囱山古城遗址,始建于唐朝贞观年间,有历史记载,烟囱山是唐代政府高句丽族的重要战场,是唐代名将薛仁贵率领唐军安营扎寨之地与高句丽大将盖苏文激战之地。山城建在主峰西侧平坦之处的半山之中,城墙依石崖陡峻处叠砌而成,全城呈南北走向的不规则山城。南北长一百四十米,东西宽五十六米,总面积约九千平方米,分内、中、外三城。城墙均为石筑,设一座城门;城门保存完好。山城中筑有两个高耸的石台,分立南北两端,山峰上有水井,烟囱山古城墙,还有断裂的碾盘等。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我沿路走入古城,城门沿山坡呈高二点五米至二米不等的洞状、宽有近二米,门洞延伸接近三米,两侧为山石垒就的门墩,门顶为长二米多、宽近零点八米、厚近半米的长条状石板覆盖,城门两侧为山石垒成的城墙,顺山势蜿蜒,高二至三米不等,最高处接近五米。而据史料记载,这里的城墙高十米,宽两米,均为条石垒成,最大的为一米多,最小的只有零点一到零点二米。在地势如此复杂的山上,垒建这样的石城其难度可想而知。仅城门上的那块一米多的长条状石板如何运至山上并架设到城门上就让我们这些人疑惑、惊叹和议论一番了。只是以我的判断,从山下运石还不如就地取材,直接分割出山石加工,一方面有了建城材料,另一方面又可规划城内,让城内变得平坦,易于屯兵驻扎和粮秣、箭矢和兵器的运输。只是以现在的角度,这个军事要塞能起到的防护聊胜于无,要攻破这里估计不费什么气力。可放在建城那时节,这里确实是一座天险隘口,有着足够的威慑力。〖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进入城内,里面地势忽而平坦。全城规划有矩,果然设有南北两座石台。估计是全城的指挥中枢,分别调控南北两部分的防御。而全城的防御均围绕烟囱山主峰为依托,背倚几十米高的主峰,而攀登主峰只面向城内的一面可行。这时我才理解为什么要在这里筑城。这一座小小的山城既居高临下扼住了交通要冲,又可以此城为基础,形成了一只可随时击出的有力铁拳。最难得的是,这里有水井,完全没有那种居高山而绝水的后顾之忧。

我攀上城门顶端,向山下远眺。在群山之间,鲅鱼圈新港,仙人岛森林公园、渤海海滨以及盖州市区全貌均可尽收眼底。

我从城门顶端向城内逡巡,城内处处遗留古迹,其中一个巨大的碾盘残骸颇引人注目。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处在外围的外城墙,是山城的头道屏障。其内靠近西南方位为内城,为了利用地形,内城南城墙与外城墙合而为一。主城居于山城的中南部,将内城含于其中,也是山城的制高点,南北长三十多米,东西宽十五米。城内平整,背风朝阳,登上合可纵览全城。从城内处处遗留的古迹看,原本城内应建有很多设施,或许有兵营,也或许有后勤基地和政治中心存在。

我登上倚靠主峰城北端的中心高台,便见又一竖书摩崖石刻 “天仙居”,为高零点八六米、宽零点六三米的阴刻石文,这是我今天见到的第二幅摩崖石刻(在后面的游览中,因不够细致,未能再见,颇为遗憾)。

我们全队陆陆续续进入内城,并在主峰下的小树林内聚齐。并开始做着攀登主峰的准备。

此时已经过午,很多人已经感觉饥饿难奈,开始补充食水。考虑到我从早至今水米未尽,虽然并不感觉饥渴,可顾虑到攀登主峰需要消耗更多的体能,对心理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因此,我还是适当的补充了一些食水。当然,不敢补充太多,以免血液供应消化系统造成血液供应不足,引起倦意。这种状态攀爬悬崖是极其危险的。〖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我也没有提醒队友补充食水的常识,因为大部分都是有能力的老户外,不会在这方面马虎。而且当先攀爬的飞FW、团长和乾隆携带了两条板带,以帮助后面的队员。当然,队伍中还有很多能力不足的队员,估计他们都了解自己的能力,不会贸然攀爬,而且管理也会阻止那些能力不足的队员做能力之外的事。

已经准备稳妥的飞FW身背两条板带和一部单反相机第一个上攀爬(之前我曾建议自己也背一条,飞FW觉得一个人可以完成,没有答应),乾隆和团长在后面紧紧相随。

我站在下面观察了一下悬崖的情况,仔细分析了一下攀爬的方法与难度。

主峰最开始的部分是内凹、高七八米的石壁,原本很难攀爬;不过在石壁上或自然或人工留有石缝和凹槽,攀爬的难度并没有想象中的大,但下行或许非常危险。石壁上半部分是一个如洞一般陡直通道,钻过之后才会进入到下一路段。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主峰的第二部分是坡度很大的光滑岩面,即使在穿登山鞋的情况下,也很难立足,关键在于失足后会无法补救,直接跌落悬崖;而且岩面之上更无路可走。万幸的岩面底端是由石缝和苔藓植被形成的一条狭窄的天然通道,人在向岩面倾斜减少受力的情况下,绕着岩面向左而行,可轻易通过(体重过大的胖子估计不成)。

之后再向上就不是我的视线所及之处了,无从判断路况,也无从计划,只能步步为营。只是我相信飞WF他们已经探好了路,肯定能够通过。再说还有两条板带做保障,哪怕没有板带的保障,在有队友配合的情况下,我也有自信面对后面的状况。

观察好了悬崖的状况,我又仔细衡量了一下自己的体能状况,感觉问题不大,完全可以徒手攀爬。我深吸了一口气,把相机拴在了腰间,然后紧跟在团长的后面开始向上攀爬……

 

〖三〗

 

见到我开始徒手攀爬,后面的几名队员也积攒了勇气,开始跟在我的后面徒手攀爬。〖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攀爬了两三米,团长忽然停止等待。我不敢靠得太紧,以免相互影响攀爬,便停留在了石壁底端稳固处。

许久之后,才看到一条板带从上面顺下。果然如我的判断,这处石壁向下行很危险,这条板带应当是我们下行的保障了。

我等待团长完全攀上石壁后,才开始向上攀爬。过近的距离会影响彼此,带来不必要的危险。

我没有去碰那条板带,采用徒手攀爬的方式,因为这样更稳固,也更快速。果然,攀爬起来很容易,与爬梯子的差别不大,只是方式和借力点不同。通过上面的封闭通道稍费了点气力,也减慢了点速度,毕竟我不想自己脆弱的膝关节在石壁上撞伤。

通过了第一路段,果然看到前面的团长沿着岩面下面由石缝和苔藓植被构成的狭路向左侧绕行。我跟在后面继续前行,结果比我想象中的还容易,那条路的承受能力也没想象中的那样小,我甚至不必倾斜扶着岩面。不过保险起见,还是还是用右手扶着岩面快速通过了这里。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后面的路段又开始进入到光滑的岩面,只是很窄,坡度很大,左端就是崖下,右面无从着手,幸好岩面上有可攀爬的借力之处,辅助支撑,仍然可攀爬。曲折攀爬之下,面临失手便造成生命的逝去,我的内心便开始忐忑。我微微有点紧张,不自觉间慢慢滋生出一点点恐惧。我有点儿奇怪,这样的路段对我来说本应轻车熟路,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状态呢?我在攀爬中不敢溜号,便在一个安全又不消耗体力之处停下,做了一个深呼吸,思考了一下便了然。

其实我的体力和能力并没有下降太多,是我的心理承受力减退了。长时间不走这样的路线(估计有近三年的时间),已经不适应这样的体验了。

找到了原因,我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动作和身体状况,动作受心理影响而略显僵硬,腿和小臂也因紧张而微微发酸,特别是右膝有点儿使不上力,但我的攀爬技术还是很合理的,只要步步为营并不会出现危险。只是我必须缩短在危险路段的时间,以免心理压力过大,恐惧感增强,从而影响自己的动作。但速度又不能过快,那样会忽略细节,容易失误。〖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我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把视线收回到攀爬的路段上,反复衡量技术动作、支撑和借力点,集中注意力攀爬。然后开始继续攀爬。

这回好多了,我很顺利的通过了这一路段。

此时团长停在了第三与第四路段之间,估计是帮助后面的队友通过。我绕过了团长进入到第四路段,结果前面是一处很陡的岩面,岩面之上是直立的高崖,根本无从攀爬。疑惑之中,感觉应当继续向左侧绕行,不确认之下向团长询问,果然是左侧绕行。这时我才明白团长为什么要停在这里了。

有了前面的经验和心理历程,这回感觉顺畅多了,我很轻易的通过了第四路段。

第五路段的地形最为复杂,视线受阻,无法做出科学的判断,石崖高陡,又受地形阻碍,稍一不慎就会跌落崖下,攀爬的危险极大,在没有队友的辅助下是很难完成的。前面的两人很顺利的通过了,又没有板带保护,我略感奇怪。观察了一下,发现在一棵小树的根部拴系了一根尼龙绳,上面打着六七个防滑结。我判断他们是利用这根尼龙绳攀爬上去的,可看那尼龙绳的颜色,怕风化脆弱,容易断裂,而且那棵小树也有些让人担心。

〖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我没有贸然攀爬,必须要确认稳妥,我呼喊前面的飞FW,是否利用这根尼龙绳完成的。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我拽住尼龙绳试了试,尼龙绳很结实,承受力非常大,小树也很牢固,受力情况远远高出我的预判。我确认安全后,才开始攀爬,确实很艰难,没有这根尼龙绳根本无法完成,除非有队友在下面搭人梯。那根尼龙绳虽然结实,不怕风吹日晒,但很滑,很难抓住,如果不是上面打着绳结,估计需要用缠绕臂腕的方式才行。

我过了这段最难的路段,后面就顺利了,很快到了最后一个路段。这是一处略显崎岖的陡坡岩面,高有七八米,不过因远离崖壁的边沿,对心理的摧残不大,只要利用登山鞋底的摩擦力、双手扶住岩面就可顺利攀上去。不过不能失误,失误会滑下岩面,下滑时很难找到抓扶之处,那最后的结果依然会跌落悬崖。

FW正在这里拴系了板带,因为这儿比前面更容易出事故,因为没有经验的人到达这里很容易出现心理松懈,毕竟这里看不到高崖之下,离山顶又极近。

我没有贸然攀爬岩面,帮助一起拴系板带,并检查板带是否安全。这根板带已经用得太久了,原本要淘汰的,我们很担心在岩面中段不同坡度的转折处会磨损板带,从而造成板带断掉。在后面陆续上来几名队友的建议下,我们在那处容易磨损处放置了一根从中剖开的树枝,以减少对板带的磨损。〖原创〗攀爬在震颤与升迁之间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板带拴好之后,大家开始攀爬岩面,我也小心翼翼的攀上岩面。当然,为保险起见,我不时的用手扶一下板带,以增加那种心理保障。很快我就到达了烟囱山主峰峰顶……

到达主峰峰顶后,我坐在山石上喘息,一面恢复体力,一面平复内心,让内心的压力和恐惧一点点的远离,同时等待后面的队友。

二十分钟之内,队友们陆陆续续登顶。这里有水哥、飞FW、团长、乾隆这样的管理者,有小样、老孙、回忆、青云石、正林这样的熟识朋友,也有付长华等这样的新面孔。我们全队共计十二人登顶,而我所担心的一路上大呼小叫的冰玉和绿色视野并没有选择攀爬主峰,因为她们同样是经验丰富的老户外,知己知彼,明白什么时候该退缩和放弃,这未尝不是一种勇敢……

我们在主峰上完成了拍摄后开始下行。下行比上行容易得多,而且还有板带的保护,并没有什么波折。只是我们刚刚离开第五路段的岩面,先行下行的人忽然停止,原来又有几名队友攀爬上来。估计他们是在经过休息恢复体能后,再看到我们前面这些人顺利完成攀爬后选择跟随我们攀爬上主峰的。

为了保证安全,我们这些人只好耐心的等待,等他们登顶完成拍摄之后一同下行。

为了安全,我们控制了下行的速度,特别是第一路段有板带保障的陡直岩壁。等我沿板带下行时,果然与我最初的预计相同,下行真的很难,如果没有板带的保护,确实容易发生危险。而最后负责收板带的飞FW必须极度小心才成,因为必须采用双板带坠下,力量必须均匀的分担到两条板带上,否则会出现事故。

下了主峰后时间已经接近十四时,大家急急找地方用餐。我们这一组人都是老朋友,话多了一些,用餐耗时也长,最后完成用餐时,其他几组人已经下山很久了,我们便急急下山,这破坏了我准备在古城遗址好好体验一番的计划,仅仅是在另一处城门匆匆留下了一张照片。

下山的路并不远,但时间很紧,我又不想成为最后的人,便放弃了寺院等景区与文化遗迹的游览,留下了很大的遗憾。也好,或许这也为我能下一次游览这里找到一个很好的借口。

十六时多,我们全队才在大巴车上聚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原定返回的时间,好在大家都能够理解。做为管理者,很难准确把握每一个人,只能折衷处理。对这种难处,我很明白,毕竟我也做过管理者……

回程,有波折,但那种游览后的快乐让我们感觉不到这种坎坷。

 

201747日下午

——故乡的星空于本溪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