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故乡的星空

举杯邀月临河畔,把盏话情问星空!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山城之子,从没有离开山的怀抱。我向往惊涛拍岸的大海,追求广阔无垠的草原,羡慕繁华似锦的大都市。但这都不能掩盖我对大山的感情,这里有苍翠的群峰,有拥抱山城的太子河,有山间欢快跳跃的叮咚泉水,还有我深爱的“故乡的星空”,从此我也隐“故乡的星空”中闪耀!

网易考拉推荐

〖一〗征服,在顶峰……【再攀威连山】  

2012-10-12 16:33:30|  分类: 心灵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征服,在顶峰……

——再攀威连山

 

云高日烈风如火,一伍随行。

步履轻轻。

远上威连不为名

 

山高路陡丛林密,罕迹无人,

尺寸巅峰

滚石流坡似落溪。

 

——题记

 

今天是个好天气,但对于出队的我们来说,未必是个好结果。好天气意味着高温,高温意味着体力容易消耗,特别是失水很容易,也很快。

在选择服装时,我颇多犹豫;最终还是保守的选择了迷彩套装。根据第一次探路的经验,迷彩套装的保护作用非常有效。在防护与体力消耗面前选择,我宁愿选择完善的保护,何况我的体力本来就很好,承受消耗的能力也更强一些。

由于选择时的犹豫,原本充裕的时间变得紧张了,原定计划八时十分的集结时间越来越近。我明知这个集结时间与车次出发时间有最少二十分钟的富余,可还是直接招来出租车,赶往集结地。我很清楚,做为一名管理员,任何不守时不守约的行为都会在队员中带来坏的影响。

七时五十分左右,我赶到集结地——长客候车室。果然,只看到大鹏守在那里。

我和大鹏简单的交流没多久,就看到花姑娘、硬汉和露露、王凯二对夫妻打车赶到。我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没有姗姗来迟。

随着时间的接近,一直再没有人赶来。我暗暗奇怪,按照我知道一些人的脾气,断不会迟迟不至。果然,没多久,在思考大哥就寻来了,原来他们都在乘车更方便的地点集结。

八时十分左右,我们见发车的时间还早,便继续等待;因为我们不想扔下任何一个想要参与穿越活动的队友。

八时二十分左右,我们集结乘车。却未料,车上人数已经近满员,我们一行十三人根本没法全部登车。显然,这是我们的一个失误。为此,我极为自责,身为管理员,又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怎么能够犯下这样的错误。这件事我要牢牢记住,这个失误我要牢牢记住……

因为这个失误,我们不得不改换开往筒子峪的中巴。也正因为这个失误,我们将在原有行程的基础上,增添近四公里的公路徒步,这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我们的计划。虽然这个变化对我这个体力好的人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但对于像不哭姐、花姑娘和露露这样体力弱的人来说,影响会很大,很可能会干扰她们冲击顶峰的决心。

 

〖一〗

 

九时,开往筒子峪的中巴准时启动。我们一行十三人是这辆中巴的主要乘客,其他乘客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们。为了让队友集中在一起,我选择和另外乘客搭配的座位。

或许是我的迷彩套装很唬人,或许我真的具备一定的军人素质,同座位的老伙计一直以为我是退伍兵,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闲聊。虽然我不是军人,幸好我对军事并不陌生,倒也谈得投机。在闲谈中,方才了解到,原来威连山绝非我们先前探路时那样简单;特别是顶峰,根本极少有人上去过。不过,我没有被吓住,因为山脊上的高压电塔足以证明,很多专业人员已经先于我们征服了那里。

九时四十分左右,我们在三台下车。

经过简单的整理之后,我们开始向财神庙方向徒步。按照往日的习惯,仍然由清溪带队,由我打旗,由大鹏和在思考收队。

因为是公路徒步,在没有叉路的情况下,方向不会错误,我便少了很多顾忌。同时,之前的失误也干扰了我,心情变得极为急躁。所有这些原因,造成了我思想出现了波动,速度提升得很快。在我身边的卓玛虽然是个女的,但也是一个强悍的主儿,紧紧跟在我的身边。我忘记了卓玛的速度和节奏都很快,误以为后边的人也跟得上,便甩开了大步,高速度,快节奏的前进。在高速徒步的状态下,我的那面虎旗猎猎展开,颇有气势,几乎吸引了所有路人的目光。

虽然急躁,但我没失去理智。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很容易挂住旗帜,从而给自己带来危险。我不得不时时把旗帜向路边的方向斜指,这让这面旗帜展得更开。这一切,让我们这支小小十三人的队伍显得很雄壮。

十时十分左右,我们到达财神庙。因为下一步要开始山路的行程了,所以我们开始第一次休整,并且补充水分。

不出所料,炎热的天气给队友们带来了很大影响。大量的失水和体温过高,严重消耗了体力。再加上我的高速徒步,很多体力弱的人已经吃不消了;开始向我提出降速的要求。其实也不必提这个要求了,因为后面的山路想快起来都不可能。为了恢复体力,我们都希望休息的时间更长一些,为那些消耗过大的人积攒一些体力。

图片十时二十分左右,我们开始山路的行程。

开始的山路并不陡峭,周围山坡上开垦出来的农田给了我们很大信心,特别是那些体力弱的人,心情放松得很快。很显然,这有助于缓解公路徒步的消耗。为此,我舒了一口气,为冲击顶峰增添了信心……图片

这一段路差不多是我们全程中最惬意的部分。我们闲聊说笑,相互打趣,或者吓唬一下女队友。我的心情也很放松,甚至有机会摘食山樱桃。

十时三十分左右,我们在一处溪泉边滞留,抓紧时间照相留念、逗乐嬉戏,或许大家和我一样明白,后面的路不会简单。

五分钟之后,我们继续山路行程。

我考虑到后面可能要难走了,便向不哭姐索要挎包。或许不哭姐没有考虑到后面会很难走,也或许不好意思加重我这个老弟的负担,便谢绝了。

图片卓玛是不用考虑的,她体力很好,距离劳累还早。花姑娘和露露是不用我们其他男士担心的,自然会有她们的丈夫照应着。

可能大家没有意识到要开始艰难路段了,也可能每个人都明白后面的路会很艰难;依旧相互打趣,这让我们的队伍充满笑声和融洽。很快,队友们放松的心情便给茂密的植被和陡峭的山路驱逐到九霄云外去了。

慢慢的,山路变得极为陡峭,每前行一步都会消耗很大的体力;周围的灌木和植被也不断的为我们设置障碍。由于负重过大,在思考都出现了疲劳的迹象。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或许后面行程会影响我们的决心。大家不断的补充水分,同时也在不断的减轻背包的重量。

我还可以,没有出现任何劳累的迹象,水也只喝过三小口。这时,我已经顾不上看时间了,所有的队友都在喘息,速度也越来越慢。我很担心这些会干扰登顶计划。

大家看我的体力还很充沛,而前面开路的清溪确实消耗极大。便让北斗七星顶替我的位置,以照顾体力最弱的不哭姐,让我顶替清溪的位置,让他退下来休整一下。我们尽量把体力弱的队友间杂在整个队伍中,因为我们都很清楚,能否登顶不取决于我们这些体力好的,而决定于体力最弱的。

简单的休整之后,我们继续攀登。

由我突前,由大鹏和卓玛在后跟进辅助,组成了一个前导小组,在前面开路。其他人则跟着我们开出来的道路,一步步前进。

严重的体力消耗,让我们的行程变得极为缓慢。我很焦急,不得不突得更前一些,把路开得更阔一些;以便为后面的队友能够节省一些体力。

由于体力的严重消耗,水的消耗量激增。我的消耗同样很大,虽然不渴,可理论上需要补充水分了,不过我尽量克制,我很担心队友的水消耗完毕之后,会影响目标,只要保证我这壶水,或许最关键时刻会起作用。

同样因为体力的消耗,队友们停下休息的时候越越来越多。我因为体力强,便尽量走得更远一些,不和大家一起休整,同时也给大家一个目标。

为了防止从早晨到现在没有任何食物补充而出现的问题,我强迫自己吃了两个番茄。

五分钟之后,我继续单独在前面开路。因为体力的问题,现在只有我们这个前导小组的人还在我的视线之内。渐渐的,路径变得极难辨认。不时出现的爬虫甚至蛇也开始干扰我的注意力,我不敢声张,怕惊吓到紧紧跟在我后面的卓玛。很快,最后的路径也没有了,整个坡地覆着一层厚厚的腐枝败叶。我几次因为辩识不清腐叶下的地面而滑倒。我很清楚,不是我不小心,因为我也开始出现了疲劳。实质上,我们最艰难的一段路开始了……

 

〖二〗

 

身处在罕有人迹地方,没有任何道路和方向供我选择。严格的说,现在没有路,而我走过去的地方就是一条路。没有别的法子,我只有向着山顶的方向硬闯。图片

前导小组的其他两人同样清楚这一点,不时和我相互配合,向前面认为好走一些的地方闯。现在我们顾不上看时间,也顾不上看后面的人。这种艰难的状况下,清溪也从后面跟上来,帮助选择和判断。

在这种地方,除了体力的极大消耗外,也考验自己的内心。相信即使是强悍的个体,独自在这里也肯定会心惊胆战。我又一次对群体出行与穿越有了深刻的体会。在条件优越的情况下,会觉得体力弱小的队友是个拖累;可在条件艰险的情况下,即使弱小的队友,同样是自己内心强大的支持和动力。

大约闯过了一百多米的垂直海拔,体力弱的队友们差不多榨干了全部体力。这时再向上攀登,基本是靠队友的支持与鼓励,以及自己如机械般的意识。

见到消耗实在太大,在思考不得不再次命令休整。这时清溪判断,目前已经跨越了八百米的海拔线,因为繁茂的蕨类植物到处都是。无论真假,这在队友们的心目中,特别是在体力透支的队友心目中,是一个极大的安慰,让他们清楚,顶峰并不遥远。

我因为体力强,休整的时间相对短得多,便先一步向前探路。

这时的坡度很大,乱石也非常的多。厚厚的腐叶盖上去,掩盖了所有的危险。看着平缓的坡地,一脚下去,瞬间便没了膝盖。最要命的是,你不知道下面是不是有断枝和尖锐的石块迎接你。为此,我经常会陷在石块与树木的根须之间;还有几次差点儿卡在那里。我极为谨慎和小心,因为我清楚自己的任何损伤都会打击后面的队友。

很快,恢复过来的大鹏和卓玛也跟随上来,前导小组也再次发挥作用。不过,因为都有消耗,环境又艰难,我们的速度也明显缓慢。同样的原因,后面队友的速度更慢,前导小组与后面的大队渐渐拉开了一些距离。

在茂密的植被中,我们的视线很快被阻拦。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迷彩套装的弊端。我相信现在大家根本找不到我的位置,迷彩的隐身效果得到了良好的体现。如果体力弱的队友在身着迷彩套装的情况下掉队,那会非常糟糕。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是声音……

大约再次克服了近百米的直线海拔,已是强弩之末的队友们不得不再次休整。我体力还有,仍然继续前出至十几米的海拔。站在一棵树上,我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队友们的位置,便选择这里做简单的休整。

实际上我的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再加上没吃早餐,算得上食物补充的,可能只有两三个小番茄,我现在还能坚持是在吃体质的老本。按照我的感觉,我现在的位置距离顶峰已经很近了。相信这次我们能够成功登顶,对水的担忧也减弱。目标明确之后,我便开始放心的补充水分。

这次休整的时间相对长一些,很可能队友也感觉到就快成功登顶了;准备积攒足够的体力,然后一次性冲顶。

为了不拉开过大的距离,我尽量等待队友跟上来,特别是前导小组的大鹏和卓玛。

我的判断没有错,迷彩套装的隐身效果体现出来,大鹏和卓玛不得不用声音联络我。我一面给二人指示方向,一面向上观察,寻找最好的登顶路线。其实寻找不寻找都一样,根本没有更好人登顶路线;而且茂密的植被把视线限制在十米以内,根本不可能看得到好的路线,我只能凭感觉向植被略显薄弱的地方硬闯。

刚才的休整非常及时,体力得到了恢复,再加上临近顶峰,我浑身充满了力量。跟在我后面的大鹏和卓玛同我的情 况差不多,速度也提了起来。

图片大约又克服了近三十米的垂直海拔,我隐隐看到山脊的地平线。我兴奋起来。为了给后面队友以精神上的支持,我一面大声呼喊,向后面还在奋力攀登队友传递登顶的消息,一面鼓起余力,向上攀登。

跟在我后面的大鹏和卓玛也兴奋起来,和我一样鼓起余力,向最后的顶峰冲击。

大约在十二点多(当时兴奋没有看表,只是感觉)左右,我顶峰的一个凹口处成功登顶。

登顶之后,我并没有特别的兴奋,因为后面还有队友需要我的帮助。我返身去帮助前导小组的另外两人。和我一样登顶的两人也没有特别的兴奋,估计是和我相同的心理。

前导小组和大队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我们三人便开始观察周围的地势。

图片一看地势,我吸了口冷气,还真险。整个山脊象老式房屋的屋顶一样,我们的立足之处很小,宽度接近两米左右,两侧全是陡坡或悬崖。

没过多久,队友们开始依次登顶。看到队友聚齐,我的内心才真正的兴奋起来。不过这种兴奋与高兴时间很短,我考虑更多的是如何从这险峰下去,因为我根本看不到任何路径……

 

〖三〗

 

图片我们在山顶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一方面是镌刻下这最成功的一幕,另一方面是寻找合适的地点,补充食物。因为从开始到现在,整个队伍基本没有补充任何食物,体力弱的队友早就饥肠辘辘了。我和大鹏到左侧的峰尖处看了看,希望能找到大一些地方或者一个路径。结果非常失望,四周全是悬崖。连接峰尖的路线很险,有的地方宽度不足一米。我想,凹口右侧的峰尖大约也是一样的情形。

这个顶峰留给我们的空间实在太狭小了,连区区十三人的立足之地都没有。无奈之下,我们只能选择下山,然后在下山途中寻找合适的地方。

下山之前,先由经验最丰富的清溪寻找路径。结果令人失望,根本没有路径可寻,和我们登顶的一面相同,这一面仍然是罕有人迹。

最终我们选择巨石堆砌的地点下山,因为相对来看,视野更好,也少了茂密植被的阻碍。

实际上,我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巨石堆砌处是山的悬崖坍塌形成的滚石坡,是一个非常难走的地段。

由于全队的体力基本透支,巨石之间的空隙又被腐叶填盖;而且周围环境的湿度很大。在石上走,极易滑倒。腐叶上面根本不用考虑,会陷在里面,然后被隐藏中其中的锐石划伤或石缝扭伤。仅仅开始的一段陡坡,就不断有人跌倒划伤。

大家尽力相互协助着,避免出现事故。

因为经验和体力的关系,清溪和我渐渐突前,形成一个简单的突前小组。在思考和大鹏分别处于中间和后队,以便照顾队友。

很快,连清溪和我也不断的滑倒。这多少有点打击后面队友的信心。我们没有办法,不是我们控制和装备的问题,最主要是我和清溪的体力消耗也很大,过大的消耗,我们的注意力也不可能太集中了。不过跌倒的经验积累下来之后,慢慢的变顺利了。其他队友和我们一样,跌倒的次数慢慢的减少。图片

应当说,下山比我们登山时还要艰难。最主要的,这段罕有人迹的滚石坡格外的漫长。原本清溪和我认为,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路,结果始终看不到路,甚至连带人气的痕迹都不存在。这非常打击信心,特别是体力严重透支的队友。

慢慢的,卓玛跟了上来,这给我和清溪很大的支持。我们前导小组尽量放慢速度,以免和队友间拉开过长的距离而失散。

这段滚石坡最少走了一个小时(当时很紧张,没有机会看时间,不过我想有这么长),才逐渐被茂密的丛林所取代。在丛林,仍然没有任何路的迹象,我们只能沿着山洪冲击出来的河道前进。前导小组的三个人都很清楚,河道不会出错,因为洪水会流入河流,找到了河当然就找到了山下的路。当然,在河道里走也不轻松。虽然没有腐叶的陷阱,碎石却多了起来。这样的路对我的伤害最大。膝部旧伤和腰部的老伤也有发作的迹象,我几次想停下带上护膝,最终我克制住了。因为这样可能引起队友的误会,会影响队伍的士气。

除了难行的山路,饮水不足和饥饿也不断的袭来。连我都有因饥饿而乏力的迹象,其他人的状况可想而知;其中老连已经拿出食物开始补充体力了。

所有的队友中,似乎大力水手的状态还不错,因为从下山开始,便歌声不断。也幸好有这么一个活宝,才让体力弱的队友分散了注意力。虽然大家摔倒的机会多了,但疲劳感也减轻了。

大约在直线海拔四百米左右,我们仍然没有找到路,不过也找到了人的痕迹。因为我在河道的石缝里捡到了一个绳环,说明有登山的队伍来过这里。这个绳环虽然没给大家带来什么希望和信心,但语言上的失误引来大家一阵哄笑。我稍微松了一口气,最少大家的情绪很好,信心也很足。

在思考见大家都到了极限,又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了路,便决定休整,补充早就该补充的食物。对此,所有人都很赞同,包括急欲寻找道路的清溪和我。

简单的聚餐轻松而愉快,食物虽然单调,却很有味道。不仅是我,每个人都做了精心的准备,特别是在思考。我也终于明白,他的背包为什么是最沉重的。因为他需要为我们大家准备更多的东西,包括食物、水、炉具、塑料,连最开始我补充的三个小番茄都是他带来的。其实按体力看,他并不比我和清溪差。他之所以总落在后面,更重要的原因是负重更大和更多考虑队伍的整体。这样的人我非常喜欢和欣赏,因为主角儿并不难找,难找的是勇于和甘于承担配角儿的人。

聚餐中,大家更多回顾了彼此的帮助和支持。虽然有严格规定,为了安全,不得过量饮酒;但在这种情感的支配下,又有哪个人忍心阻拦想要释放的人那。幸好,我们这些人的自控能力都很强,明白在没有找到路的情况下,一切还都是未知。

这次最长时间的休整大约有四十分钟(没有看表,我想有这么长)。在集中好所的垃圾后,携带着垃圾和变得轻松的背包开始最后的寻路之旅。

因为袋装食物更易保存,所以我准备的食物大部分保留下来。这样也好,除了我和在思考的背包外,其他的人变轻是很有必要的。这样下山的速度也更快……

食物的补充非常及时,再加上负重减轻,全队从内心到外表的轻松,思维也变得敏捷起来。大约又经过了五十米的垂直海拔,我们终于发现了路。虽然没人欢呼,但我从每个人的脸上感觉到了欣喜和轻松。

有了路就好办了,我便不再担任开路的角色,落在后面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其实这样是多余的,因为一路上,任何人遇到了困难,总有援助的双手。这种援助又变成了我和在思考、大鹏、大力水手间的闲聊。有路的感觉真的不一样,很快我们就看到了野花、桑树、山泉和农田。

在不知不觉的闲聊中,我们四人和大队拉开了很长的距离。不过我们并不着急,因为时间还很充沛。在我的内心深处,对这次活动基本可以做个总结了。应当说我们准备和计划都远远不足,实际情况大大超过了我们预计的徒步五个小时和难度系数三点五。实际上,我们徒步近七个小时,难度系数我想能够达到四点五了。

在不断的闲聊中,彼此的感情又进一步加深了。前面大队大概会和我们一个情况,也会借着这个机会彼此沟通。

大约四时多,我们登山了返程的中巴。我想,在内心深处,我们所有人都期待相同或相似一天的到来,彼此协作,完成新的挑战……

 

2012626

——故乡的星空于本溪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