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故乡的星空

举杯邀月临河畔,把盏话情问星空!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山城之子,从没有离开山的怀抱。我向往惊涛拍岸的大海,追求广阔无垠的草原,羡慕繁华似锦的大都市。但这都不能掩盖我对大山的感情,这里有苍翠的群峰,有拥抱山城的太子河,有山间欢快跳跃的叮咚泉水,还有我深爱的“故乡的星空”,从此我也隐“故乡的星空”中闪耀!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雪域冰封  

2012-12-03 16:31:13|  分类: 心灵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域冰封

 

好像是考验我的神经与意志,十一月二十四出队的方向依旧是千山,而且是雪域冰封下的千山。

毕竟时至冬日,上周的大雪已经彻底的在北国大地扎根。不用想都明白,做为地处东北的千山,理所当然会披上冰雪的外衣。或许在日照好些的南坡,还能有班驳的痕迹,日照不好北坡,想必是一片银妆素裹。

——题记

 

〖一〗

 

十一月二十四日凌晨五时五十分,我准时赶到集结地。六时十分,当最后一名队友登车后,大巴便迫不及待的启动,赶往千山。

从大巴车启动开始,我照例在车上眯着,防止晕车的侵袭。

迷迷糊糊间,车临近千山地域。

这时,车速忽然慢了下来;原来司机对这次出队的具体路线并不特别熟悉。毕竟千山太大了,除非有本地向导或者熟识路径队友的引领,寻找旅者的非固定路线,对任何一位司机都是个严峻的考验。

大约临近九时,我们在一段盘山路的中途下车。在做了简单的准备之后,我们全队沿着一个山凹进入,顺着一条坡度较陡,并且覆满了厚厚积雪的山路攀登。

图片可以看得出,这是一条比较成熟的线路。在山凹的主坡道上,登山者早已踩踏出一条蜿蜒曲折的路径。由于路径过于狭小,我们几十名队友挤在路上很难施展。如我这样急于从队尾追至队首的人不得不随同春思等人另辟蹊径,从侧面的山坡上又走出一条路来。

实际上,在厚厚的积雪中,另辟一条路,相当耗费体力;但这阻挡不住旅者的脚步,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成为开拓者。

随着坡路的延伸,体能更好和经验更丰富的队友逐渐走在了前面,并慢慢和后面的队友拉开了距离。我环目四顾,路漫期远、沸腾金属、飞和洋子这些老面孔都在,一禾、诗画等老驴也都离得不远。图片

克服了这段冰雪覆盖的陡坡,后面是一段较短的下坡,坡下对面高大山峰的山基处便是我们路线中的第一目标“香岩寺”。

考虑到膝部的老伤丧未痊愈,我放慢了节奏。一面缓解腿部肌肉的酸胀,一面适应下坡路对膝关节半月板和滑囊的冲击。

应当说,冰雪世界里,下坡的难度要远远高于上坡;稍一放松,便容易挫伤筋踺、扭伤关节和失足滑倒。我谨慎而又小心,仍然采用较为稳妥的碎步侧体移动方式,虽然速度慢了,但稳健安全。

大约十分钟,我们顺利抵达“香岩寺”;并在一处木亭中做第一次休整,以等待后面落得很远的队友。

雪中的香岩寺宁静而清幽。没有唱经的吟诵,也没有晨钟和佛盂的徘徊。好一处深冬优雅之所——

一声野猫的嘶鸣震颤了我的内心。

细寻,原来是一只独目野猫,毛色干枯萧瑟;见到众多人气而嘶嚎。似求助,若惊诧。

我怀疑了好一阵子。野猫而不惧人声,家猫又遭遇流浪。恍惚间便痴了,好像看到了无数个自己或身边朋友的影子。幸好洋子一声要求照相的断喝,将我从痴迷中拉出。回顾方知,队友已经差不多聚齐。繁乱与喧嚣之中,完成拍摄的队友纷纷循陡峭石阶上行,前往千山最高峰“仙人台”。

临行刹那,忽然不忍独目野猫的凄惨,便欲携行。

不料,老猫凶恶至极,动作灵敏迅捷,回首张口便咬。

我吃了一惊!幸而手疾眼快,迅速闪避之下,仅在背处留有擦痕。思量之下,顿悟。猫有猫心,狗有狗道,即使残缺,亦不失本性。我枉以人性度之,必受其影射。好像我亦曾经总结过,猫巨如虎,凶虎数倍。

图片抛掉了独目野猫,我开始攀登石阶。回首一望,便见几十人的队伍沿台阶依次而行,曲折如蛇,霎是好看。便忍不住,拿出相机拍摄。逡巡了几回,再向山巅远眺。开路的路漫期远已经将我甩得好远,便专心循着自身节奏,一路攀登。

因为这一段路是旅游线路,方向便不会错,也少了许多顾忌;所以甩开两腿,健步如飞。很快,我便完成了从排尾到排头的过程。

好景不长,石阶过后不久,路便为冰雪掩盖,无从寻找。研究之下,我便按着沸腾金属用卫星导航出来的方向,向上攀爬。雪中的攀爬很难把握,有些坡路冰雪的粘度更大,可轻易稳住自己的身体;有些坡路冰雪滑不溜足,极难控制和固定身体。但无论什么样的坡路,体力消耗巨大是相同的。这时除了路漫期远这样体力强悍或者如我般体能储备良好的人,大部分队友已经给我们远远甩开。

其实当先开路,压力还是很大的。成功固然可喜,失败难免招来埋怨。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我不得不加快速度,争取能够前出七八十米,避免后面的队友走冤枉路。不想,后面的洋子认准了跟定我的信念,紧赶慢赶的堕在我的后面。

很快,在克服一座高几十米的山峰时,遇到了困难。在攀爬上这座高几十米,坡度七八十度的陡坡之后,遇到的是一个断崖。逡巡之下,感觉并没有完全的把握克服断崖;特别是在雪覆冰封的状况下,成功率更会降低很多;而且后面技术不好、体能差的队友,还有女队友会存在更多的不确定因素

在确定不能安全克服断崖的情况下,我告诉后面的队友,不要攀爬陡坡。可惜,包括洋子在内,后面一些体力能好的队友已经快要登上陡坡。

踌躇之下,我不得不请后面经验更丰富的路漫期远、逍遥快乐和沸腾金属等人赶过来,一同查探路径,计算和确定克服断崖的可行性。大家的判断和我基本一致。好在其他队友在断崖的右侧发现了一条可通行路线,并且已经有个别队友成功通过。我们这些已经登上陡坡的队友全体转向右侧通道。图片

为了防止体能差和女队友发生危险,我仍然走在前面。

我小心、稳健的确认路线中的每一个步骤;细化到每一个落脚处牢固与受力程度。还好,这个通道看着惊险,实则很安全。

顺利克服断崖之后,我并不敢急于离开,因为很多女队友还需要帮助和引导。不过,能够及时登上陡坡的队友基本上是体能好、而又身手矫健的,在有保护和指导的情况下,克服这个断崖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儿。

在确认队友都安全之后,我再次向对面的山峰攀登。

这时,平时和我搭配的路漫期远早已走得不知去向。和我走在一起的是几个体能非常好的女队友。由于节奏不同,我很快就和她们失散了,在翻过几座小山峰后,我再次和路漫期远汇合。虽然后面的路段依然漫长和布满了陡坡,而且也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但并没有险峻之处,我得以加快节奏,全无顾忌的向前攀爬。

克服了众多艰难路段,停在一个山脊处。我回头一看,只有路漫期远还跟在我的身后;而一些体能不错的队友仅仅看到几个影子,至于其他队友,由于山高林密,已是杳无踪迹。

我和路漫期远在山脊上等候了片刻,见队友一时半会儿不会跟上来,便不再等待,顺山脊而行,直至有台阶的一处高峰。我和路漫期远都很清楚,千山最高峰的“仙人台”就在上面。至此,我们又与旅游路线重叠到了一起。

图片看到了旅游线路,我加快了节奏,力求以最快的速度通过这段考验人耐心的石阶,同时寻找最佳摄影地点和最好的摄影时机。

路漫期远因为不适应这种石阶路段,逐渐和我拉开了距离。

经过二十余分钟的努力,我站在了“仙人台”上;并如愿取得了最佳的摄影角度和最好的摄影时机。

不久,路漫期远也顺利登上“仙人台”。

和我一样,他也不喜欢随处留影,只是站在高处,饱览冬季里的千山秀色。图片

在随后的半小时里,后面的队友陆续登上“仙人台”。

路漫期远因为登顶的人过多,便提前出发,赶往金刚峰。我由于带有相机,包括洋子在内的许多队友喊我帮助照相,便留在了“仙人台”,继续感觉着“仙人台”的人景交融。

在喧嚣中,我忽然听得一声熟悉的猫的嘶鸣。忙循声找寻……

天!是山下香岩寺的那只独目野猫。它竟然也跟着我们这些旅者,一同经历了登山的跌宕起伏。或许和这只缈目野猫比起来,我们才是弱者。

图片这只独目野猫引起了所有旅者的兴趣,拍摄的,逗趣儿的,不一而足。也在这此时,我赫然发现,原来聚在“仙人台”的并非我们一支队伍,还有来自本地和丹东的户外群队伍。

“仙人台”本不宽阔,聚得人多便难以施展。遂约了数位队友下了“仙人台”,赶往金刚峰。未想,经旅者反复踩踏的冰雪石阶要远比上周千山之旅的石阶更难行走。我这有了初步经验的人都摇摇欲坠,其他队友更是险象环生。很多队友,不得不极为难看的爬了起来。在帮助了一些队友之后,不由得羡慕那些带有冰爪的队友潇洒自如了。看来,我这业余旅者,该增添一些专用设备了。图片

在半山腰,队友们开始分道扬镳了。如我这般胆大者,攀爬陡滑的石阶,上了一座高峰;胆小而又体能薄弱的,顺山脊前往金刚峰。

其实这座高峰是因为冰雪覆盖,才变得极其难行,众多队友都是“挪”上来的。到了山峰顶端,赫然发现一座标有“千山主峰,高708.5米”字样的石碑。由此得知:刚才停留的“仙人台”并非千山最高峰,目前我们所处的位置,才是千山最高峰……

 

〖二〗

 

在千山之巅留下纪念之后,我们沿另一侧的石阶小心下行。不想,路实在滑,连我都数次滑跌;其它队友更是多次同山路上的石阶“亲密接触”。

这种滑跌虽然不致受伤,打击气势在所难免。但是,在促不及防之下,无经验的人滑倒,还是容易受伤的。

下了千山的最高峰,对面山巅带有石亭的高峰便是金刚峰;也是我们本次千山之旅的终点。

金刚锋的景色说不上秀丽,却也别致。更多的队友把时间耗费在石亭上下,这也是队友们停留时间最长的地方。

图片按时间看,现在大约是十一时的中午,很多队友已经饥饿不堪,忍不住开始补充食水。我们这些体能好的当然不需要补充,都希望在回程中寻得一处安宁雅致之所,细致的小聚一下。我是照例没吃餐的,一路上连水都不曾喝过一口;不过精力相当充沛,也并不需要任何的补充。故而,我的本意也是寻得一种惬意之处,安心的聚饮一番。

总体来看,全队倾向于后者,在这种整体思维的导向下,全队开始下山。其实每个队友都不曾意识到,往下才是真正的考验。

整个登山的路途中,我基本淹没在了雪窝子里。不消多久,原本极力保持干爽的鞋袜内灌满了雪;雪又在体温的作用下融化;在山风的吹拂中,很快又结成了冰。到了此时,我脚下的鞋袜早给雪水浸透了。根据经验我明白,真正的煎熬开始了。虽然按照上周的经验,我另备了一套干爽的鞋袜。此时却不能替换,除了双脚,我们内衣早给汗水浸透了。后衣襟里,在滑坡时也给雪灌湿。这时显得分外难受。

经过了上坡和下坡的反复。全队终于把一处坡地做为午餐场所。我对此不甚满意,准备爬到更高处寻找平坦之所。

我和路漫期远、洋子等人,选择左侧一处陡峭的石阶做为上山的线路。不料,这处线路极其险峻,克服起来也更艰难。

狭小的石阶上滑不留足。我们不得不用双手紧紧锁住右侧的栏杆,一步步向上挪动……

为了保护我身后的女队友,我和路漫期远不得不用简陋的枯树枝,凿开覆在石阶上的冰雪。而唯一有工具的沸腾金属离我们又过远。直到一处山腰缓冲处,沸腾金属才得以将冰镐传送到我和路漫期远的手上。图片

由于有了冰镐的辅助,后面的路比刚才轻松了一些;特别是最后一段路,冰镐发会了巨大的作用。我用冰镐铲除了狭小石阶上的冰雪,让后面的女队友攀爬时不至于如我和路漫期远这样惊心动魄。严格来说,这一段峻险之处极端考验人的神经,连一向强悍的洋子都开始向我求助。

克服峻险,登上顶峰一看,景色极其秀美,也确有平坦之处。只是顶峰寒风凛冽,并不适于午餐。不得以,我们只得再次顺路下山。

结果下山峰的过程一点不比上山峰容易。如洋子这般,干脆骑着栏杆,倒退着一点点的往下蹭。为了保证安全,我留在最后,防止队友发生意外。我们一点点蹭到山腰的缓冲处,迎面遇到了从对面山崖上攀援的来自丹东的队伍。

图片很显然,他们要比我们潇洒多了;难怪旅友们都说丹东队友善于涉险。其实想想,他们有险峻的凤凰山,能够如此轻松攀援并不奇怪。

克服了这座险峻的山峰之后,我们才发现,真正经历这段峻险之路的人并不多,只有我们十个人而已。也就是说,我们十个人已经同大队失散了。

幸好,路漫期远携有通讯器材,失散而未失联系。联系之后重新计划,临时决定我们十名队友组成一支小分队,单独行动。

确认了计划和方案之后,我们便不再着急了,决定下了这座山峰再说。

下山一如既往,队友们不断的在冰雪中跌倒。有冰爪设备的队友好一些,不过也须小心谨慎,否则照样跌倒受伤。

在一处山脊的背风处,我们终于选定了午餐的地点。不过如诗画这般食物放在别人那里的队友,颇有难堪之状。其实多虑,旅者丢了吃的喝的极为常见,好像雅路姐的包内也装了别人的青菜副食。总之有所缺失的队友也决不会饿到;因为彼此之间你的便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

得益于准备充分,午餐还是比较丰盛的,肉片、青菜、海虾、咸菜,居然也有十几样之多。只是炊具过小,难以供应多人,往往锅盖一掀,你一勺,我一筷,锅内空剩汤水了。而且高寒状况之下,气罐供气也严重不足,火力削弱的厉害。这些略微影响了气氛。

众人围聚在一起吃热锅子的兴致也没有维持太长久。我湿透的鞋袜在寒风的吹拂下,很快变得冰冷,虽然极力克制着,不过慢慢冻僵的感觉如受刑般难以忍受。不得已之下,我时而蹦跳进食,时而扭动关节,以增加脚部的热量。这种奇异的状态,引来队友们的哄笑。寒冷之下,暗暗发势,一定要买高腰登山鞋,配备雪套。

我们午餐的时间显得很长,几个女队友极力克制着,忍受我们男士慢吞吞的就餐。

餐毕,我一面拾掇炉具,一面催促队友先行,以免大家在寒风下遭罪。

饭后立即行动并不可取。由于大量血液进行食物消化,严重影响状态。大多人吃过饭后做事会没力气就是这个原因。除非走出汗来,否则队友很难聚起力量。

还好,剩下的路程没有多少了,在克服了两座煎熬人们神经的陡坡之后,便是一顺水的下坡路了。只是,这一顺水的下坡路全是没有扶拦的,人走在上面异常危险。

走在前面的队友不断摔倒,大大打击了后面队友的信心。当看到连路漫期远都滑坐在雪地上,顺山坡做了一场速降“雪飞机”。每个人都心惊胆颤着。图片

我一直坚持着,极力控制身体的平衡,保证不在雪地上滑倒。因为我那双湿透了的登山鞋实在不堪冰雪的侵袭,更不可能在雪窝里穿梭了。

当看到前面的沸腾金属摇晃着,我刚想提醒,精神便有所松懈之下。立时滑坐在地,接着便在覆盖着厚厚积雪的石阶上,飞驰电掣般的向坡下滑去。

这种石阶颠簸极易伤害尾骨和腰椎。我连忙用双手撑着雪坡,并根据地形调整自己的身体,缓解受力,以防受伤。一下子,二百余米的路程给我一瞬间完成了。

站在坡下,我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还好,没有受伤。

我刚刚站起,便听到身后的笑叫声。回头一看,雅路也如我一般从高坡上飞驰而下,只是滑跑的距离更远,速度也更快。见此,我又一次下定决心,一定要配备冰爪。

经过了这段插曲,后面的行程变得波澜起伏,也充满欢乐。直到我们回到第一目标处的香岩寺,我们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因为往后全是平坦的盘山路了。

看看时间还早,我们一行十人,进到香岩寺,初步感受了一下这佛家的香熏气息。

出了香岩寺后,我们一行十人沿盘山路缓缓而行。通过联络,我们方知,原来我们十人远比大队更快的下山,换个角度来说,我们十人并没有偏离路线。

半个小时后,我们顺利回到大巴车的停放处。

到了车上,我迫不及待的脱下可拧出水来的鞋袜,换上干爽的鞋袜,以减少寒气对双脚的侵袭。感受着从双脚传过来的阵阵暖意,我方才醒悟,原来这是我今天做得最聪明的一件事。

我们在大巴车处等待了两个多小时,队友们才陆陆续续的聚齐。在每个队友的脸上,我都读到了相同的喜气,是那种战胜了困难、收获成功的喜气……

 

20121126——28日间

——故乡的星空于本溪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