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故乡的星空

举杯邀月临河畔,把盏话情问星空!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山城之子,从没有离开山的怀抱。我向往惊涛拍岸的大海,追求广阔无垠的草原,羡慕繁华似锦的大都市。但这都不能掩盖我对大山的感情,这里有苍翠的群峰,有拥抱山城的太子河,有山间欢快跳跃的叮咚泉水,还有我深爱的“故乡的星空”,从此我也隐“故乡的星空”中闪耀!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雪路漫漫  

2012-12-14 12:45:22|  分类: 心灵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路漫漫

——“金坑穿越滴水湖、桥头、福金”记行

 

披星戴月晨行远,一路寒风霜雪伴。

蜿蜒峡谷曲悠悠,古乐叮咚温耳畔。

 

冰川飞泄云崖暖,鼎沸喧嚣心混乱。

茫茫途旅影遥遥,叠嶂峰峦人缓慢。

 

——题记

 

因为伤病和事物缠身,我已经半个月没做过任何运动了,体能储备开始下降,精神状态比较差,日常工作也颇受影响。

急于出队调整之下,查看了几个户外群的活动情况,竟无合适方向。接近年关,各个户外群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年会上。少有的几个小群活动却又因为人数过少,不得不取消。还好,鹰群的活动没受到大的影响。

 

〖一〗

 

十二月九日凌晨五时,一阵刺耳的闹铃把我从沉沉的睡梦中拽了出来。刚欲起床,一阵炸裂般的头痛,我不得不眯着眼睛休息片刻。

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奇怪。周五的睡眠本就不好,周六又忙了一天,晚上安装电脑,准备工作持续了到凌晨二时许。算来算去,睡眠时间只有三个多小时。

感觉到身体状态不佳,我担心眩晕症状发作,提前吃了点抗眩晕药物。然后开始做开水,打点行装。

根据几次雪山出队的经验,我选择了高腰登山鞋。只是这款新拍来的鞋并不合乎要求,腰还是有点低,又没有配备雪套。我估计,今天依旧是艰难的一天。

五时四十分,匆匆忙忙出门打车赶往集结地。

五时五十分,正在火车站售票处苦恼排队买票时,幸运的遇到了队列中的队友“咸菜疙瘩”,步骤立即简化了不少。

在候车室,和许久没见面的队友纷纷打了招呼;又和几个相熟的朋友闲扯了一阵,就在乱哄哄的喧嚣中登上了开往金坑的火车。

匆忙之间并没有感觉不适,但在火车开动之后,一阵恶心呕吐的感觉瞬间袭了上来。我很慌张,说明眩晕症已有发作的迹象,得利于早早服用药物,我还可以支撑。

行车的几十分钟之间,感觉非常差。头痛欲裂,极度困倦又不敢睡觉(也睡不着)。如果不是早有感觉,破天荒的吃了早餐,估计现在就已经无法坚持了。

熬到金坑,下车后给寒风一袭,感觉清爽了些。

离开站台的时候,需要跨过一个高台。往日我会一跃而上,今天却无法做到。摇晃着,差点失败;幸好周围队友帮了一把。

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舒缓了一下,争取快速调整好状态。

全队略作准备,然后开始清点人数。清点好人数之后,我们一行四十五人开始沿着冰雪覆盖的公路徒步。

因为严寒,冬天的清晨少有人迹。冰雪点缀下的乡村显得清幽静寂。

我是那种神经末梢循环不好的人,手脚耳面容易冻伤。我选择只露双眼和呼吸口的套帽子,手背处提前涂抹了凡士林油。双脚并不用担心,只要保持不停的运动,便不会受到影响。

只是目前状态下,我本身就有点矛盾。舒缓眩晕症状需要清冷的空气和高速的体能消耗,防冻伤又必须紧紧包裹。选择之下,眩晕毕竟是一时的,冻伤可是长时的,我只能克制眩晕,将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

徒步起始,为了适应极滑的路面和避免新鞋对双脚的伤害,我小心翼翼的走在队伍的最后。

路漫期远一面向我介绍新队友的状况,一面采取和我相同的由慢至快的适应方式。

这一阵子出队基本没走过公路,突然回到公路徒步,必须要适应一阵子。而且冰雪覆盖的路面滑得很,即使穿着抓力很好的登山鞋,也容易滑倒。再加上突然开来的汽车,其实还是有一定危险系数的。对于这样的情况,我理智而清醒,所以,我依旧会就谨慎和小心。基于以上的因素,我没有选择往日的紧急加速,成为领队。

可能路漫期远的心思和我差不多,我们选择处在整体队伍的前列,用稍慢于平时的徒步速度,慢慢完成这段不算长的公路地段。

通过和路漫期远的闲聊得知,上一次河北大山之行因为没有我的参与,他放弃了继续挑战后面山峰的机会,感觉到非常可惜;并介绍到通过上次的出队,认识了一位叫“缘由愿来”的新队友,体能非常好。

其实这个名字对我为说似乎有点印象,只是每次出队时的队友都有几十位,一时想不起来是哪位;但可以肯定,这位队友肯定是一同出过队的。

经过几十分钟的公路徒步,体能好的队友逐渐显现,包括红豆、芳怡快乐等几名女队友在内的强者和后面的队友拉开了距离,形成了一个前导队;并且早早结束了公路地段,进入冰雪覆盖的山地。不久之后,我们又进入到了一个大峡谷。

图片峡谷两侧山崖耸立,各类石峰千奇百怪,形状各异。有的巍峨如剑,傲然挺立;有的如行者登高远眺,惟妙惟肖;有的如虎踞龙盘,散发着森森冷意。

在这妙景奇观中,我连忙拿出相机拍摄,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和前导队拉开了一段距离。这种与前后队友全无联系的状态并不可取。取舍之下,我加快速度,去追赶前导队。在这种时走时停的相互追逐中,我们已经走入了峡谷的深处。这时已经看不到路了,全是白茫茫的世界。

图片对于这种走过去就是路的情况,我并不陌生;只是在没脚踝的雪坡上走,非常的消耗体力。我由于体能储备比以往下降很多,本身又因为眩晕症状的影响而状态极差;所以走起来并不如往日自如。我没不急于跟随路漫期远走在前面,而是处于前导队伍的后面。一面尽力调整状态,一面在平滑的雪地上给后面越拉越远的队友们留下路标。

很快,我们前导队进入了峡谷极深的地方。在谷底可以听到冰雪封盖下汩汩的溪流跳跃之声,如鼓钟的翁翁沉闷,又似筝琴叮咚欢悦。如果配上我们双脚踩踏在雪上的吱呀,分明合奏成了一曲独特的交响乐。

图片在这无暇清幽的静寂里,聆听着这独特的乐曲,我的内心也舒缓了不少,状态好像也变不得那么糟糕了。我也能够慢慢的加快速度,回复到了往日的“排头兵”角色。

急匆匆的穿行间,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处并不宽敞的峡地。迎面一个挂满冰川的崖壁突兀的展现在我们眼前。图片

如玉般的巨大冰川从崖顶直贯而下,在崖底,内凹的崖壁形成了一处石室。夏季,此处必如水帘洞般美妙;冬季,这是便成了冰川,崖壁和冰雪组合而成的秀丽之所。原来这便是我们这次出队的第一目标——滴水湖所在。

面对如此的美景,队友们便有些疯狂了,全然不顾是否危险,纷纷攀爬冰雪坡地,以便留下最美丽的瞬间。甚至连一向自制力很强路漫期远都忍不住做了一回涉险者。至于更易陶醉的芳怡快乐和飞等人,更是攀爬到更高更险处,留下闪耀的一瞬。

图片面对队友们的疯狂与沉醉,我理解和配合。知道身处其中,难识全貌的我,便更多的留在了最低与最远处,把每组疯狂的画面慢慢窥探下来。

正在按着快门儿,不防一团雪袭来,原来是队友们开始相互展现童真了。我笑着把队友们把这种童真的乐趣展现到极致,好为我的内心提供更加丰富的资源。

疯狂归疯狂,我还没有失去理智,及时看到了路漫期远指点的一道冰缝,下面可见水的流动。忽然醒悟,原来我们这些人全在湖上嬉戏。只是这个座滴水湖也确实袖珍了些,难怪连详细的地图上都看不到它的名字。图片

随着队友们陆陆续续的赶来,湖面上便显得拥挤了。照相的人纷纷抢占着有利位置,并不断的把队友偷偷的从最佳照相的雪坡上推下来或者把雪团扔到队友的头上,更有胆大的队友干脆尝试从两侧征服这座冰川。

在喧嚣与嬉闹中,我一面给队友照相,一面寻找路漫期远等人。因为按照品性和惯例,这些前导队的队友该离开了。遍寻之下,竟未见人影,原来早在大家的嬉闹中,他们已经悄悄的离开了。我因为过于关注这份美丽的自然影响与浓郁的人情气息,而忽略了。考虑到很多队友喊我帮助照相,我只好又滞留一阵子,以便满足队友们的需要……

 

〖二〗

 

给队友们照过相之后,我便顺着滴水湖左侧陡坡上的小路向上攀爬,爬到坡顶才发现,原来是一条盘山路蜿蜒曲折,向远方延伸。和我一同离开的几位队友明显不适应这样的陡坡,大部分人的速度开始变慢,并且不断的喘息。

图片到达坡地的顶端,视野瞬间开阔。极目远眺,有灿烂暖阳,有浩瀚蓝天,有巍峨远山;收束目光,有斑驳雪色,有隐约山村,有逶迤[wēi yí]行人。猛回顾峡谷,惊诧!两侧山峰秀美绮丽,雪色点缀下的崖壁之上怪石嶙峋;峰峦拥抱下的峡谷幽深曲折。好一个美丽的去处。原来我们一直在那美丽的去处穿行。

看到我情不自禁的拿出相机拍摄,队友们豁然醒悟,纷纷拿出相机,或搔首弄姿,或逡巡选择。在忘情专注间,时间不知不觉的消逝,直到后面的队友攀爬上高坡;我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是追赶路漫期远等人。图片

辞别了这些还在忘情照相的队友,急急前行去追赶前导队;未行多远便见到路漫期远等在盘山路的半途。原来他在和后面管理的沟通中,需要确认中午休整的具体方案。

确认了中行休整的具体方案之后,快乐、路漫期远和我开始快速前行,去追赶最前面的队友,因为最前的面的队友像几个黑点一样,在离我们近一公里的一处山坡上攀爬。

考虑到前面队友并没有通讯器材,快乐干脆跑了起来。我因为已经很久没有恢复训练了,也尝试着在覆满积雪的地上跑跑看。路漫期远也加快了脚步,奔跑起来。大约跑了四五百米的时候,我便感觉到了身体状况与以前有了很大的差距,说明停止训练对我的体能影响极大,看来我应该恢复每日的长跑训练了。

后面几百米,特别是最后两百多米的陡坡,我基本上是撑下来的,如果不是前面的几名队友因不知方向而停下来,估计我并没有那么容易追上他们。

在坡顶,认识路径的队友们确认了方向之后,便开始顺雪坡下行。

这段长长的下坡路非常考验人。厚厚的积雪严重束缚了双脚,让自己的力量和速度无从发挥,而且坡地雪下的路径全然不知,极易受到伤害。我的新鞋鞋腰也不够高,在不带雪套的情况下,陷入雪中非常的难受,灌入鞋内的积雪慢慢融化,开始向脚下侵蚀。

为了克服种种不利因素,我只能不惜耗费体力,采用在雪地上向坡下奔跑的方式,用最快速度完成这段长长的下坡路。

和我一样,所有的队友纷纷奔跑起来。体能更好的队友优势逐渐显现出来。我和路漫期远、缘由愿来、红豆,还有一位不知姓名的队友跑在了前面。

奔跑起来才发现,这段下坡要比想像中的漫长得多。等我们五人克服了这段下坡,回头看后面的队友,早已经不见了影子。无奈之下,我们五人临时组织一个前导队。路漫期远在联络后面队友确认了最终休整地点后,在识得路径的那位不知名队友的建议下,我们开始独自行动。

在山下的村庄里,我们边问路边走,很快穿过村庄,又开始了一个上坡路。上坡不久,路径没有了,我们只能按照大至的方向另辟路径。

坡地上的雪依然很厚,树木的稀疏程度是我们辨识路径的唯一方法。克服了一个茂密的松树林之后,路径才再次出现,很快的又是一段漫长的厚雪覆盖的下坡路。由于先前的经验,在这段下坡路上奔跑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很快我和缘由愿来形成了一个两人小组,其他三位队友则在我们后面几百米处。

缘由愿来原本是在鸡冠之行共同出过队的,当时是和我、路漫期远、老顽童以及一位外地的队友组成的一个先导队;体能非常好。开始听到路漫期远提到他的情况,只是有点熟悉,见到了本人一聊方才想起这些来。

二十多分钟后,我和缘由愿来顺利来到山下的村庄。因为我二人不识路径,和后面三位队友距离又过远,便停下来,等待后面三位队友的到来。

这是一片幽静的小山村。虽然时间已近十时,但寒冷的天气把所有人都锁在了家中,整个村庄少有行人,连问路都很为难。我们仔细寻找那座约定的小亭子,却未能如愿。

七八分钟之后,路漫期远、红豆和那位识得路径的队友顺利和我们汇合。然后,我们一行五人顺着山村便道,慢慢的向村内走去。

在便道的尽头,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位赶车而行的本地人,在确认了方向和路径之后,我们按照本地人指点的方向前行。因为那位不知名的队友识得路径,便和缘由愿来走在前面;路漫期远、红豆姐和我走在后面。

图片感觉到快要到达目换地了,我们便不再着急,三人边走边聊。未料,这段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短暂,村庄也比想象中的更大。对于是否走对了道路,连路漫期远都有些怀疑,并不断的和快乐联络,一面确认我们的准确目标,一面询问大队队友们所处的位置。最后,我们终于确认,我们的目标是“寇姐饭店”。

十几分钟之后,我们终于看到了原来要找寻的那座“金水亭”。率先抵达的缘由愿来他们因不知最终目标是“寇姐饭店”,便停留在亭子里,等待我们三人。图片

紧挨着的“金水亭”和“台沟大桥”与周围乡村小景构成了一幅特异的景色。我们一面寻找路人询问“寇姐饭店”的所在,一面不放过这一丝空闲的机会,把这里的美景刻画下来。

经询问方知,原来“冠姐饭店”就在我们左前方五六十米处。我们终于在十时三十分顺利抵达本次徒步的终点——寇姐饭店。

 

〖三〗

 

我们在寇姐饭店等待了几十分钟之久,四十多名队友除几人直接乘车回家外,陆陆续续的抵达饭店。

小小的乡村饭店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显得热闹和拥挤起来,两个饭厅里面到处充满了笑声。

这顿午餐不算丰富,但因为队友们的情绪很高而显得欢欣热闹,午餐时间也因此而变得很长。我也因为情绪很高而忽略了身体状况并非最佳状态,眩晕症状也没有真正解除。在喝了两杯酒之后,忽然感觉到身体不适,并且有了头晕的现象。我立时警觉,便不再饮酒,并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溜到外面,利用外面寒冷的空气来来消减和缓解自己的眩晕症状。

图片此时已处于正午,在阳光的微微照射下,冰雪覆盖的乡村别有特色。远处的台沟大桥和金水亭相依相连,群山下的村舍相互掩映。蔚蓝的天空上,浮荡着几朵白云。在寒冬的静寂中,时而传来几声犬吠。回顾我们休整的乡村小店,乡情更加浓郁。宽敞的小院落,随意摆放的玉米以及规整的小仓库,配上拴在院中护家犬的警惕与温犬的逡巡,分明是一幅桃源画卷。图片

严格来说,这次出队对于路漫期远和我这样体能好的人来说,算不上徒步,只能算是休闲游。因为不仅时间短,而且体力消耗也不太大。很显然,抱着同一心思的不仅是我一个人,还有很多体能好的队友颇有意犹未尽之相。

吃饭之余,大家的意见便有分歧。好酒的队友则继续滞留推杯换盏,急于归家的朋友便乘坐十三时三十分的火车返程;而我们这些意犹未尽的队友则选择继续徒步十几公里从这里直接穿行至福金。

从身体状况的角度出发,我并不适合再走下去;而且因为选择新鞋的缘故,双脚已经磨出了水泡,走在路上,痪处钻心的疼痛。可选择乘车回返,情况或许会更糟,没准就会眩晕症发作,从而影响明日的工作。

思忖之下,我还是选择和大家一起穿行至福金。和我同样抱有矛盾内心的队友,大部分给那些兴致高昂的队友强留下来,继续和酒桌上的酒菜叫劲。

选择继续穿行的共计十三人。我们于十三时十分左右,离开“寇姐饭店”,开始沿着公路向预定方向前进。

确切的说,饭后立即徒步并非最好的选择。由于大部分血液供应消化系统,这时运动不仅会影响到消化系统,也会造成供血不足,从而感觉到运动无力。为了克服这种状况,需要人有一定的意志力才行。如路漫期远、快乐等这些经常出队的人来说,还可以克服。有些经验不足的女队友是需要我们担心的。

一直和路漫期远走在前面的我想到这个问题,便回身观察队友的状况。还可以,除了最后面两位队友拉开了七八十米的距离之外,其他队友都紧紧跟着。对于这两位队友来说,非常不利,他们会越拉越远,从而拖累全队,无法实现五点前到达福金的目的。

不得已之下,我放慢脚步,等待最后两位队友,并且在伴同他们徒步中,一点点的加快速度,带动他们,让他们回归到大队之中。

十几分钟后,我成功的达到了目的。在他们归入大队之后,我加快脚步再次和路漫期远、快乐、缘由愿来组成前导小组。随着路程的增加,体能更好的我和路漫期远渐渐的和队友们拉开了距离。

实际上,我和路漫期远也并未采取最快的公路徒步速度。一方面路况不好,极易滑到,另一方面出于不和队友离开过远距离的考虑;我们采取六公里左右的时速是比较恰当的。在公路徒步上,我并不如路漫期远那样熟悉路径,但任何人都无法否认,我们是非常适合的搭档。

一个小时之后,大部分队友的体能下降,渐渐的,我们十三人的队伍拉开很长的距离。我和路漫期远仍然组成第一小组,走在前面。缘由愿来和那位认识路径的队友跟在我们后面不远处,快乐则和其他队友落在了后面很远的地方。

七八公里的公路徒步之后,我们进入到了山区坡地。这时我们四人合并到了一起,在攀爬到看护桥洞的军队驻地处停留下来,以等待后面已经看不到影子的队友。

在这次休整之中,我才破天荒的第一次拿出暖水瓶开始补充水分(另一瓶水已经在午餐时喝掉了),看到路漫期远跟本没有携带任何饮水,便将自己的水分给路漫期远。未想,此时缘由愿来过胖身体的短处显现出来,在咕咚几口喝掉自己的饮水之后,来讨要我和那名队友的饮水了。我的多半瓶温水在他的口中瞬间只剩下了一口,他便不好意思再喝,只得还给了我,然后把那位不知名队友的水也喝得所剩无几。不过他还是意犹未尽……

图片我大致观察了一下,发现这里是周围环境中唯一规整之处,整个军队驻地区域显得很严肃。我此时还带着那个只露双眼与呼吸口的套帽,并且拿着相机不时拍摄,立即引起了哨兵的注意,便来提醒我们,不得在此地拍照。我们豁然醒悟,大家纷纷玩笑,是我的帽子惹了祸。

十几分钟之后,逶迤在后面的队友赶了上来。缘由愿来立即向其他队友讨要饮水,考虑到缘由愿来吓人的饮水消耗量,我建议他向驻军讨要饮水,可惜他未听从。我想,这或许会影响到他后面的徒步。

在休息了片刻之后,我们再次前行。

路漫期远明显急躁一些,希望走得更快一些,便离开盘山路,准备从山地上直接穿插过去。出于信任,我和缘由愿来跟在他的后面。未想,我们遭遇挫折,根本没有更便捷的路径,便只得重新回到盘山路上来。算了一下,我们应当比大家多走了不少的路,不过我并不埋怨,因为在出队中信任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我们成功了,确实会近不少的路。

在追赶大队攀爬高陡的山地中,恶劣的身体状况终于对我造成了影响,慢慢的我和路漫期远拉开了几十米的距离。我知道此时需要休整和补充水分,便把最后的饮水用掉了。我相信,这会给缘由愿来造成一些影响。补充了水分,深吸了几口气,体力慢慢恢复之后,我便加快速度,终于是坡地顶峰赶上了大队。处于大队最后的缘由愿来立即问我最后的水还在否,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毫无办法,或许当初向驻军讨要饮水才是正确的选择。

跨越了坡地顶峰,意味着全部行程中最后的艰难部分已经克服了。不过全队大部分队友却已经体能耗尽,无法再保持高速行走了。

我的体能储备虽然比以往下降很多,但比照队友仍然有很大优势,离体能耗尽还早,便在下坡时和路漫期远等体能尚在的队友飞奔起来。

克服了漫长的下坡,进入到了山下的村镇,看到了卖店,便欲进店购买饮水。回头一看,发现包括缘由愿来在内的所有队友早给我和路漫期远甩得不见踪影了。想想自己仍可坚持,便打消了买水的念头,继续前行。

因为前面的路径非常清晰,后面的队友不太可能走失,我便放开步伐,保持高速徒步。我大致计算了一下,这种徒步速度大约七公里每小时。我没有回头看,听呼吸声便感觉到路漫期远一直跟在我身后不远处,说明这样的高速徒步对他并不为难。

近一个小时之后,我和路漫期远顺利抵达福金七路公交车站。而这时的其他队友,无论是体能好的缘由愿来,还是惯于跋涉的快乐等人,都不知所踪。我估算了一下,我们之间应当拉开了一至三公里的路程。

看到现在时间已经十六时多,路漫期远和后面大队联络了一下,因为等待他们至少需要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决定不再等待他们,而是直接乘坐七路公交车返程,结束这次漫长的旅程。

在公交车的摇曳中,我头仍然眩晕着,身体状况并没有大的好转,能够维持如此状态,全凭往日体能储备。不得不承认,伤病给我带来了较大影响,半个月的休养让我的体能状况恶化了,连平时渐趋平缓的眩晕也开始不时的侵袭。我想,以后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恢复往日的长跑训练,这会给我更充足的体能储备,舒缓我眩晕病症。也会让我的徒步之旅更加精彩,写作之途更加丰富……

 

20121210——13

——故乡的星空于本溪

〖原创〗雪路漫漫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