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故乡的星空

举杯邀月临河畔,把盏话情问星空!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山城之子,从没有离开山的怀抱。我向往惊涛拍岸的大海,追求广阔无垠的草原,羡慕繁华似锦的大都市。但这都不能掩盖我对大山的感情,这里有苍翠的群峰,有拥抱山城的太子河,有山间欢快跳跃的叮咚泉水,还有我深爱的“故乡的星空”,从此我也隐“故乡的星空”中闪耀!

网易考拉推荐

印象记  

2009-09-09 22:34:24|  分类: 光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之约,大连之旅,永久的记忆。那些个深刻瞬间已经无法在我的“人生之书”中抹去,特别是那些个牢牢抓住我心弦的东西,已经不再是表象那样的简单,而成为了一种象征……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原上草的“烟”

情诗方言诵,猛料笑苍穹。何处觅烟草?“帝豪”握手中……

草大哥可谓本次文化之约的一大亮点。他既成熟老练,又机智百变,和他一聚断不会有无聊之忧。健谈、广博,所有的人中,也只他才会给“屋子”领导造成杀伤,像什么“流氓衣服”之类的层出不穷。不过,真正让我无法忘记他的是因为他的“烟”。

烟可谓是他的生命,也是他的人生。我甚至怀疑:他即使什么都放弃了,烟也是割舍不下的。他是真正的烟民,或者说是真正的烟奴。寻烟时的那种迫切,点烟时的那种娴熟,吸烟时的那种洒脱,送烟时的那种豪放。印象最深的,是将要离开那已经伴他几分钟的老友时的那种“贪婪”。不舍的“狠狠”吸上最后两口,然后闭目,轻缓的将那两口烟释放。那绝对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彻底的陶醉,还是一种最至高的享受……

我一直对草大哥的小小说推崇备至,对他随意而文的境界羡慕至极,也想学之一二。研究了很久,弄不明白;直到前几日才豁然开朗,也因此不得不放弃。因为我根本就无法具备那种烟之人生,烟之世界,那种视之为生命与伙伴的境界并不是容易确立的。现在想来,忽然感觉到当初离开步云山时的聪明。临走时,怪诞般的向草大哥索要“帝豪”烟一盒。那完全是一种无意识的直觉,在分别的时刻总要留下点什么念想,面向草大哥时,我这与烟绝缘之人竟也能索要一盒,看来我的直觉还是蛮好的;因为草大哥的烟便他的灵魂,我能把草大哥的魂给摄来了,那还不是赚大发了。

静夜更深,已严重违反医嘱(病重,不得熬夜)的我,便轻抚着从草大哥那里索来的“帝豪”烟,似乎又看到了那些故事,听到了那让人捧腹的方言……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屋子的“执着”

都说领导是不好把握的,还真是如此。虽然我和屋子做了很深刻的交流,朋友谈天般的大“侃”三个傍晚至凌晨,也真的成了生死相交的朋友;可一回想起来,还真不知道哪些如“草大哥的烟”的真实意象能真正的刻画下来。是他的眼境,还是那双颇为深遂的眼睛?是那个标志性的“板寸”,还是那件花里胡哨的“流氓衣服”?都不是,甚至连他那和我一样不离手的茶杯都想过了,都不够意象。后来想通了,原来他留给我的是思想上的东西(可能大连的朋友们大抵如此吧),那便是他的执着……

我以为我够执着了,甚至到了盲目的地步;可与屋子比起来还是大有不如。他的执着缘于热爱。我曾经说过,他是个文人,也是个商人,无论走那一条路,那都是“阳光大道”;偏生他走了个中间儿。也就是说:他是一个执着文学的商人。他自己经商所得来的并不多的收入并没有完全用于商业的强化,而是投入了完全没有收益的,甚至是倒搭的网络文学,三年中烧掉了二十万。一提这个我就想起了开会时我说出的让一半人捧腹的话:如果是我,估计我要卖肾……

不过,我们还真不能误会他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因为他是在“清醒的时候,知道结果的时候”走这条路的。幸好他的能力足够强大,智力也足够高,这三年还真让他顺利的支撑下来了,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就。当然,这与他更专心时的对比,那是不成比例的。借用步云山温泉度假村李总的一句话:伟大,真的伟大!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月光的“帽子”

和月光大哥在一个社团“混”过,彼此读得也不少了;可到头来还是出现了太大的反差。这是一个绝对质朴、真诚、有追求、有思想的人,也是我们这些人中,最有浪漫底蕴的人。我是做不到了,我没有那种勇气,去走世界,去实现自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宿愿。短短的时光里,我还是捕捉到了月光大哥的血脉……

他的“帽子”绝对是我永远铭刻住他灵魂的高度浓缩的意象。记得我很早以前看过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辘轳、女人和井》、《古船、女人和网》的女人命运系列,便存心要给月光大哥来个命运三系列。想来想去,觉得让月光大哥和女人的位置一样不变还真是不行,不过帽子不变到是可以的。像什么“哥们儿、帽子和义气”,“女人、帽子和相机”,“小河、帽子和水”还都可以说得过去。没法子,因为帽子对月光大哥来说,那是太重要了。地点可以换,无论是漫步龙潭沟,还是座谈的会场,甚至是餐桌上;帽子不能换。人可以换,无论是“山尘星月聚幽谷”时的闲情,还是和作家漫步度假村晨曦时的逸志,甚至是与美女合影时的情动之际;帽子不能换。当然,帽子也有变化的时候:可以歪戴,可以反戴,可以斜戴。哪怕是被好心的欲落无意中给拿下时,也要抢回来,再戴上。还好,月光大哥终于还是让我和浮尘给算计了一回,这回我们一起去游泳,看你还要不要帽子。结果还是我和浮尘失望了一把,帽子果然顺利的给摘下来了;可人家月光大哥随即在头上扣了个泳帽。有时我都怀疑,那个帽子是不是有着特殊的含义呢?也许帽子即是月光,月光即是帽子吧……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叶干老师和他的相机

四川来的叶老师原本是没见过的,好在我们之间没有界限。正如我们之间所有的人一样,没男人,没女人,没老人,没年轻人,都是一样的聚在一起的一群人。叶老师是个激情的老人,这连我这个相对年轻的人都有些汗颜了。同他相比,也许我正如我笔下的“重”诗一样老气横秋了。叶老师是个认真的人,那种态度让我这个自认永远严肃刻板的人也感觉到了惭愧,同他相比,也许我正如一个随处散落的枯叶一样没有规矩。

说叶老师激情,并不光指他执着的创作热情和不甘人后的篝火狂欢,更是指他那永不离手的相机。这是一个纯粹的追求自然和人文的人,即使时间如何的紧迫,也会一丝不苟的追寻自己梦的脚步。在车上,他会一直看着窗外,并且不停的按动手中的快门儿。即使是在最不为人的注意的时刻,他也会“偷”下所有人最纯粹的身影,那绝对不是面向相机时的那种刻意的表象。

说叶老师的认真,并不光指他对开会的准备和与我们交流时的那种严谨,更是指他用相机面对每一个人时的态度。这是一个和我们没有界限的人,他从没感觉到自己比我们老,他用尽心思,给我们这些想要留下瞬间的人最好的机会……

我不知道在我剩下的时光中还会不会遇到叶老师,可我没有留下遗憾,因为他和他的相机一直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标尺……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山子和他的樱桃园

山子哥和樱桃园根本就是一个整体,这可不是他说的,而是我们感受到的。正如默默滋养樱桃树的大山一样,山子哥是沉默的,即使我用尽心思,也无法让山子哥多说一句更随意的话。这是一种让我熟悉的感觉,一种真实的存在。无论在笔下多么轻灵飘逸,无论在笔下多么浪漫豪情,全都离不开最实在的基础,山子哥就具有这样的基础。吃过山子哥的苹果,看过山子哥的梨,听过山子哥的樱桃园,感受过山子哥的真诚和善。你是一种真正的含蓄,你是一块真正朴实的土地,你是一本真正耐读的书。短暂的时刻,已经来不及再看山子哥的樱桃园,可我喜欢走进山子哥的世界,那种厚重、质朴和真诚的世界……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柳絮霏霏的“眼泪”

情款款而意重,泪涟涟而心牵。

诗漫漫而知音,路遥遥而网联。

即使若干岁月之后,我还是不变的问候:

无论柳絮飘到哪里,也永远会出现在星空的眼前。

原本就对“情诗王子”什么的没太深的概念,思想上以为就是一个多愁善感,诗情飞扬的老妹儿,直到迷底揭露了许久也没从思想里彻底的转变;以至于座谈会时还失口称之为“柳絮老妹”,害得自擂嘴巴……

没法子,我真的把你在心里面镌刻了。这绝对与我的性别取向无关,也与我的爱情问题无关;那是一种纯粹而刻骨铭心的诗情和友情。谁让你比我更容易也更先落泪了呢?或许写诗的人感情更脆弱,也比别人更敏感吧!我记住了你的眼泪,也记住了你的人。无论在时光的流逝中,我们会不会彼此在网络中消失,我们彼此之间的友情和诗情不会消逝。

我们都流泪了,只是我的泪水先是流在了心里,然后才流到了脸上。面对真正的情感,我用十年积蓄的坚韧与强悍,以及自认为足够承担一切的强大防线,是那样的不堪一击;全都破碎成了那从眼里流出,又从盖在脸上手的指缝间溢出来的清泪。我们彼此间没有留下遗憾,有了我们之间这样的泪水,有了我们之间的诗情和友请,有了我们这一次的相聚,我们这一生足矣……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浮尘的“雄伟”

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

多么雄壮的力量。

旷野是我房,草地是我床,明月来作灯,风雨洗衣裳……

多么豪迈的情怀。

所有的这一切便在你的身上体现了,真不愧是“铁人”的后代。

高大、强壮、豪情,却又有眼镜与诗意的反差,让我这个颇能归纳的人也只好出无奈之语:铁人的后代也进化了……

谈得最多,思想交流最深的人,或许就是我们吧!

相同的脾性,相同的追求,相同的意境,相似的环境,相类的人生。还有什么才是我们不一样的,或许只有身高了。

有时我会抱怨时间的短暂,有时也会抱怨你过早的离开,可我不会抱怨我们离别之时没有流泪。因为我们是一样的人,我们的泪水都流在了心里。我们之间已经分不清彼此了,因为我们曾把诗情、友情,甚至心血流到了一起。看你就如同看一面镜子,我好你便好,你好我也好。此时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彼此之间从本溪眺望大庆,从大庆眺望本溪,同时发出内心的真挚问候:把路走好,把人生活好,把责任尽好,也把我们彼此的诗写好……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星空的“茶杯”

写到自己了,这是最难的,因为眼睛看不到自己。我想了好久,想写自己的满脸稚气,也想写自己“重”笔下的老气横秋,还想写豪迈胸怀;可全然不如那个“茶杯”来得实在。

在步云山,与我最亲密接触的便是我的伙伴——茶杯。坐着闲聊,不分地点,无论是报到的餐厅,还是步云山的会场,甚至是吃饭时,那个茶杯是不离手的(这与月光的“帽子”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的包就要被“雪里红”背走了,我不知道,甚至还在那儿看笑话!可我的杯子掉了,我知道,说什么也要检起来。从早晨起床,杯子一直在手里,然后就一直拿着,吃饭、开会、观景、照相,好像就没离开过。当然,如果上厕所方便也允许,估计也不会离手。可这不怪我啊!那杯子基本上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从上初中时,手里面的杯子便没放下过。我曾在《我的世界》中便写到,杯子是我世界的一部分。那杯子里常年泡有苦的东西,什么都可以,只要是苦的。像什么苦丁茶、黄连、金银花、苦菇皮儿、苦咖啡、苦瓜等等,总之是什么苦就喝什么。

大家也不用奇怪,我是吃苦作下病了。不怕苦,惯于吃苦,有时晚上实在没苦可吃了,哪怕是噙上一片去痛片,也想要苦的感觉。就怕不苦;因为怕自己麻木,怕自己无法面对,怕自己失去勇气,怕自己失去信心,怕自己失去灵敏。总之,怕什么就用“苦”来帮我抵挡和防御。不过我估计,大家可能不会注意到我从不离手的茶杯……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琴声破晓的“大气”

落日尽,有余红,篝火聚欢情意浓。

一曲《天堂》惊四座,激昂豪迈看琴声。

心志高远容四海,博大胸怀纳“星空”。

或许只有这样的语言才能形容琴声姐的“大气”。

在所有的人中,对琴声姐或许了解得更多些。当然,我们是没见过面,也极少聊过天的,那完全是通过对彼此心灵的阅读来体验的。在对所有的人固有印象中,也只有琴声姐没有变化。交流的机会虽然不多,单独的谈心也仅一次而已;但足够了,足够我学习和阅读的了。

这是一个站在更冷僻角度的智者,所看到也比别人更多和更深刻,所反映的也更有条理和更清晰。这是一个具备高度的人,也有更成熟的人生和思想。她所具备的是那种彻底的大气,豪迈、高瞻、容人,最主要的是无畏,即使退出,也要坚持原则。

我无法在人生中达到这样的高度,却希望思想能达到这样的博大、厚重和蕴含……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南山孤蝉的“禅心”

因为是诗歌编辑,对南山姐的印象除了一个名字和在偶尔浏览网站人物集锦时的一张照片外,便没什么可记忆的了。一次大连之行,终于见识到这个老作家的风采,也真正把我折服了。

在坎坷的经历中,我已经看得很透了,也是众多朋友心目中比较有“禅心”的那种人。可和真正具备了“禅心”的南山姐比起来,我真的有许多需要正视的地方了。

说南山姐的“禅心”首先要讲到她的坦率。即使这样大的年龄,还是能够有跨越年龄的勇气,直接点出众多网络作家的最初本源。这是一种博大的勇气,是一种能够透析自己人生的勇气和超凡的智慧。真正的“禅心”不正是南山姐这样勇敢的面对,智慧的面对吗……

说南山姐的“禅心”还要说到她的明晰与含蓄。以南山姐这样的年龄和阅历,任何微小的变化也不会逃脱心灵的审视。即使看得如此的清晰,也从未见过南山姐脸上的丝毫变化,那是一种无比的宽容和含蕴……

说南山姐的“禅心”更要说她的淡泊。她是真正能跨越年龄和时间的人,即使与我这样的小字辈,也可以聊得热火朝天。她会把任何人都看作一个朋友,会抓住每一个年轻人应当抓住可又抓不住的瞬间。她会和我们每一个人建立沟通心灵的桥……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涵露的“眼睛”

这是一个让我有点怕的人,特别是感情越来越深之后。我之所以“怕”,是因为她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她是会用“泪水打人”的那种人,我怕见到她流泪;不过幸好,这次我除了见到她眼睛红过之外,还没有去看她流的泪,所以我被击打得不太严重,也没在心里面留下割裂般的痛苦。

她原本是一个距离我思想深处最远的人,因为名字也是第一次听到。你们能相信吗?短短的几日我们便结下了这么深厚的情感。不过我知道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相信的,因为她和每一个人都结下了深厚的情感。

她是个乐观、含蓄而又不表达的人,也许她的涵露就是那种“含而不露”之意吧!

她第一次击打我的瞬间是在第二次笔会座谈时,当屋子说到她很难时,她的眼睛红了。我的心便紧紧收缩了一下,那是一种难以承受的撞击……

她第二次击打我的瞬间是在朋友们的第一次分别时,她的眼睛又红了。我的心便受到了重重碾压,那是一种无法抵挡的重击。我怕心里承受更多的疼痛,便避开了她的泪水,躲进了无休止的阴暗……

她第三次击打我的瞬间是我们分别的那一刻,我怕见到她的眼泪,便笑着叮嘱她:“我要和她笑着分别……”那红红的双眼还是万箭一般,穿透了我的心灵,让我的情感败退到了心灵里面最偏僻的角落……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白荷的“老王”

对这个角色,我真的是无所适从了,不知道是写白荷的“老王”,还是写老王的“白荷”。不管了,反正他们一直是一个整体,没人有本事把他们分开,我想就算是草大哥也不行。看了他们,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白荷在人间……

其实我和白荷之间也算是很了解了,虽然既没见过面,也没通过电话和信息,甚至没聊过天;可彼此的阅读就足够了。我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天上仙女,从散文中阅读出来的那种情怀又怎么会在人间出现。直到“老王”把他的“白荷”一直从甘肃送到大连,送到我们眼前。我终于明白,原来白荷不是一个人在天宫独舞,还有伴护的神灵。

即使短短的几日,我们之间也结下深深的友谊。无论是白荷,还是老王,他们与生活中的我们没什么不同。象所有的家庭一样,他们之间也用方言象音乐般的,叮叮咚咚的吵架。在泳池中,也会如其它夫妻一样的,一个浪里白条,一个孤坐水中。在海滩,同样会和其他男男女女一样,一个搏风击浪,一个眼巴巴的嗔视。这给了我们最好的注释,人间有仙境,仙境在心中……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欲落的“沉默”

对于我来说,她一个彻头彻尾的“地下工作者”。哥们儿了好二年,到头来是一大美女,而且是一个让我深深“失足”的大美女。说多了都是眼泪……

对于我来说,欲落是无言的,更多的逃避与含蓄,让我更深刻的审视。那是一个要强的心灵,是一个经历过很多的心灵,是一个饱受社会摧残和磨砺的心灵。没人会无视她的存在,没人会挑剔她的逃避,因为她想把更多的诉求和泪水留给自己。她并不封闭,她只是不想影响朋友……

我牢记着这种“沉默”,一种充满了勇气、友情、无私的沉默。她是唯一给我留下遗憾的人,是唯一让我感到愧疚的人。她是好意的,因为她比我更明白,带着遗憾离别比带着泪水离别好……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若琳的“机变”

这又是一个难写的,没法子,领导都难写。

和若琳相识比较早,虽不说相知甚深,可也算是彼此摸得到脉络。可谁知一见,彼此都有错愕的感觉。谁让我们在彼此心目中留下的印象与实际的反差太大了呢?

这是一个善于交往的人,会和更多的人同时交流,也因而成了更多人的中心。这让我很感到很轻松。毕竟我可以不用费那么多脑筋,让她操心好了。想来也真是佩服,面对李总、屋子、草大哥、琴声姐、南山姐这些个不同的角色,还来自大连文化圈子的山子哥、雪里红、一湄等人,都能应付自如。说她“机变”都嫌浅了,应当是“千机变”才对。大概别人的感觉和我是一样的吧!不过我想,可能更多的人不会想到,这种“机变”背后的付出。那是一种用大量时间对人心灵的阅读,不然又如何才能走入人的内心世界,又如何成为所有人的中心。相比起来,我还真是幸运的,如果让我同时面对李总采访、会务安排、团结人群,沟通心灵的所有任务,估计我得疯掉。我缺乏她那种机变,而是更专心,或者说更专一。

她是我在今后的生活中无法忽视的存在,那种机变、千机变的背后付出是我永远的记忆……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马龙田的“诗歌”

与马老师相处的机会不多,除了在聆听的角度上感受,还真的没能同老师进行深刻的交流,殊为可惜。不过我没有留下任何的遗憾,因为那种聆听已经了解了这个人的精髓……

他是一个真正的农民诗人,是一个真正从土地上生长出来的果实。他的诗是有根的。看看那开得越来越艳的花,看看那越来越饱满的果实。其实在他深深的根下,是多么强大的积蓄!

他是一个用诗来播种的人,他把他的诗歌播种在了每一个来步云山作者的心间,让那诗意在每个人心间根植、发芽、成长、开花、结果……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老邱和他的“女儿”

这是一对执着的父女,他们用更多的精力去体验文化的氛围。他们也是我们的影子,也只有这样的执着,才能走出自己的路,确立自己的思想世界。

对他们更多的感受是那种大连人特有的热情,他们用自己的心温暖着我们每一个人。那种炽烈的温度,让我这心灵古井不波的人也开始沸腾了。我用一只采自龙潭沟的野梨击起了老邱女儿的笑容,用一个热烈的拥抱勾起了老邱那爽朗的笑声;我用泳池内的温泉融合了老邱女儿世界,我用真诚的交流和老邱彼此的交换了心灵……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依妮的“动感”

从到大连就看到一个见面后就失踪的大美女,之后便没看到她更静态的形象。这是一个默默付出的人,是一个为了所有人都能顺利而自己和自己找别扭的人。真的很崇拜这样的人。

动感的身影让我们没有任何的机会进行交流,也只能从简单的几次谈话中来把握彼此的脉络。我本来是非常讨厌抽烟女人的,但依妮是一个特例。直到现在,某个深夜里的某个时候,会有突如其来的一组镜头跃入自己的眼帘儿:一个独对屏幕的美女,劳累与烦躁之余,用一支已经燃着的烟在手里面把玩;“呀”的一声轻唤,又一个伤疤轻轻的吻上了手指。也会在今后的某个时候,时时在耳边响起了那沙哑的嗓音。更会在岁月中的某个时候,准备用一盒治疗“咽炎”的药,来收卖你那发自内心的感激和真诚的笑声……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梓桐的“稚嫩面容”

哇!一见面我的眼睛就直了。好漂亮的一个小美女啊!害得我居然流了口水……

其实我心里想的根本就不是那码事儿,而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和我一样,有了沧桑而又满脸稚嫩的人。终于有了垫背的了,别人便不会对我大惊小怪了。

亲近之心颇浓,就是没机会。留给你的野梨还被一湄和老邱之女抢去了三分之二(总共就三个)。哇!到现在还忘不了,你和老邱之女对在温泉泳池对我的泳帽所做的疯狂进攻。如果不是我把泳帽藏在腋下,估计泳帽早就湿水淋淋了。还有,到现在我还记得在吃饭时,你用手遮挡自己剔牙动作的优雅姿态。当然,最让我难以忘记的,还是在我们分别的最后时刻所做的亲密接触:那种完全没有男女界限、没有年龄界限、没有任何瑕疵的,只存在友谊的热烈一拥……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一湄的“多情”

草大哥笔下的“艳门照”女主角儿。怪谁呢,谁让你那么“多情”呢?让我这个“云水禅心”的品性也能抛开世俗,与你多次零距离接触,并造就了“最佳冷幽默图片”呢?

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把你当个女诗人,更希望把你当作一个善解风情的小女人。想起了我们合作的那个恋人式的背影和大家因我懊悔而发出的爽朗笑声,也想起了我们背靠背时所留下的精彩瞬间,更想起了我们分别时的热烈一拥……

你是唯一让我花了眼睛的人,短短三天功夫,你用五套衣服(如果算泳装的话)来摄取我的魂魄。幸好我的定力足够好,佛家《掬水》的音乐也没少听,不然一准儿让你的小资情怀和芳心给俘虏……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雪里红的“亲和”

主编就是主编,强大的亲和力差不多俘虏了全部的男士,连自许“见色不动真君子”的草大哥也和你来了一把“新鸳鸯蝴蝶梦”。还好,我还有点理智,知道没本事向那么多男士挑战,便清高了一把。终于在与你合影和亲密接触时,心里面没长草……

真的难以忘记,你以标准的语音展示自我时的那种从容。也无法忘记,你拿我包时的那种尴尬。到现在还后悔,虽然我的脑子够慢,可如果我嘴懒点,不好奇一点,动作再慢一点,估计我们还能再见一面。还记得吗?我曾说过:早知道你叫“雪里红”,我就不叫什么“故乡的星空”了,改“豆腐”算了。其实那是一种真正的想融合,就像把文化在线和你们大连的文化圈子融合一样。我还记得,只和你们分别时,没有眼泪。就好像们不是分开,仅仅是离开一小会儿。

现在的某个夜晚,我也会偶尔摸一下脸上的某个部位,分享我们告别时的那种快乐……

 

2009年9月9日 - 故乡的星空 - 故乡的星空

路人秋羽的“实在”

又是一个极难写的,太神秘了。虽然都是写诗的,可读得还真不多,基本上没编辑过,也就谈不上阅读心灵了。所能做的也只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尽量的体验彼此的内心世界了。我们在一起聊过一会儿,并住过一个晚上,太多的人实在没有单独的机会。可我明白这是一个极其实在家伙。为了赶来见我们一面,请了难请的假,老远的赶来,终于撞在了篝火晚会的尾声,可也只聊了几个小时,睡了几个小时,并用出租车尾随我们送了一程又一程。为了再次见到我们最后的留客,还是老远的赶来大连,和我们聚了一餐,侃了一晚,也和我吵了一个小架。感觉还真不错,是个至诚的人。从那一刻起,我们便是永世难忘的朋友了。还记得你要帮我们付买海鲜的钱时的那种无所顾忌,还有我们即将分离时的那一抱……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